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重生之无敌尸尊

章节目录 第810章 对不起

    天弃公子给齐鱼传讯。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メ..co

    十天一晃而过,齐鱼终于来了消息。

    命运书上,出现一行字:“极东之地,大洋尽头,归真岛下,有鳌G潜息,鳌G背上,今夜子时,不见不散。”

    归真岛下?

    天弃公子眉头微皱:“会不会是有人发现了咱们和齐鱼的通讯,所以……”

    H小鱼:“不得不防。但事到如今,已经别无选择。你我暗行事,如果情况不对,你先逃。”

    两人悄无声息,朝着归真岛下而去。

    这化外之地,占据整个归真界的十分之一。

    而这里不算归虚尸海,总共只有十万化外强者。

    很广阔,人很少。

    正常情况下,剑无影说的不错,随便躲在某个地方,想要被人发现,都不容易。

    就跟地球上只有两个人一样。

    但归真岛是个特殊的地方。

    归真岛,乃是化外之地最后的圣土。

    这里,是界主所在的地方。

    这里,一直以来,都是所有化外强者的禁土。

    如今,此地是归真圣nv修炼之地。

    平日里,没人敢擅闯。

    但经过上次无名散人暗潜入,炼化归真山十Se石髓的事情之后,归真山就开始人来人往,防守森严。

    归真岛上,足足有五百化外巅峰坐镇。

    这些都是归真圣nv的心腹。

    归真岛下,还有四大归真门派,归真仙宗,归真神山,归真圣土,归真佛国的强者。

    每个门派派出来一千人,组成荣耀大军,保护归真岛。

    而每一个门派的荣耀大军首领,更是各门派精英的精英,核心的核心,这首领,被归真圣nv亲自赐封为“圣将”,有无边的权威。

    这些人,都是归真圣nv亲自选出来的。

    各门派的宗主,都做不得主。

    成为圣将的那一刻,就算是在门派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就连宗主,都无法掌控圣将的生杀大全。

    圣将的生死,只有圣nv能够确定。

    归真圣nv选的都是心腹。

    这帮人日夜不停,在归真岛四周巡逻,更是布下无边的大阵,困住诸天,不准许任何人进入。

    那鳌G,更是了不得。

    乃是归真岛护岛四神兽之一。

    鳌G,龙马,神风,太蟒。

    四大归真荒兽,强悍无比。

    一般的化外巅峰,在它们面前,简直就跟送菜的一样。

    今天,如果是个局,H小鱼和天弃公子,恐怕凶多吉少。

    即便诸神禁地之有四百镜像位面的化外强者,想逃出去,恐怕也要费九牛二虎之力。

    鳌G,就在归真剑宗的守护地盘上。

    水底有鳌G,水面之上有归真剑宗一千化外强者。

    天弃公子靠近之后,仍旧有些忧心忡忡。

    但到底还是进来了。

    命运书翻转,一丝上冥旨意释放出来,配合H小鱼的真虚大道真言阵法,两人有惊无险,总算潜入水底。

    一路向下,不知道多少亿万光年,终于感应到鳌G。

    那已经不能称之为兽了。

    一只大爪子,竟然有一个普通的位面那么大小。

    一个脑袋,堪比第一位面。

    鳌G趴在那里,沉睡不醒。

    但一身气势,强悍到无法形容,简直让人心惊胆战。

    H小鱼能够感觉到,只要被鳌G拍一爪子,自己基本上就死定了。没有半点悬念,什么法则,什么神通,什么大道,在鳌G的狂暴力量之下,恐怕都是飞灰。

    齐鱼相约,鳌G背上。

    H小鱼神识小心翼翼探查半响,道:“鳌G似乎沉睡不醒,我们小心一点,应该无妨。”

    天弃公子点头:“上冥旨意加持在我们身上,你用归虚尸诀之的幻化术,把我们变换成归虚剑宗的弟子,就算鳌G发现,我应该还有一半会离开。”

    幻化术用出来。

    H小鱼和天弃公子一身气息蛰伏,仅仅露出来的一丁点,也是归真剑宗的气息。

    两人小心翼翼降落在G背上。

    然而刚刚降落,立刻有五十多道强悍无比的气息,从四面八方笼罩下来。

    天弃公子立刻就准备用出命运书。

    H小鱼眉头微皱,示意她按兵不动。

    五十多个人出现了。

    每一个人,后背背着一把化外神剑。

    实力有化外巅峰,有化外后期。

    这五十个人,看到H小鱼和天弃公子,并没有立刻下杀,而是齐刷刷躬身而立,望向一个方向。

    远处,有一个蒙面nv子,脚踏仙剑,缓缓降临。

    五十化外强者一起躬身行礼,语气之尽是恭敬,高声喊道:“恭迎圣将大人!”

    面具nv子傲娇无比,一身气场强大到难以形容,冷冰冰恢复一句:“我见重要的客人,你们退后一万光年,不准任何人靠近。”

    “遵命!”

    五十化外强者,训练有素,乖乖退开。

    天弃公子松了口气。

    H小鱼心大喜。

    这nv子虽然戴着面具,虽然声音变了,虽然气质变了,虽然一身气势强大到难以形容,让她们不可高攀。

    但H小鱼还是认出来了,这个圣将大人,正是齐鱼。

    齐鱼眼神示意,两人不要轻举妄动。

    暗捏碎一个丹丸。

    顿时之间,有一G淡青Se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散发出去。

    齐鱼没有停下,暗捏了J个印,打在虚空,一个阵法暗布置出来。

    H小鱼惊讶的发现,自己领悟了真虚大道两个符法则,竟然对这阵法,一点都不懂。

    不用怀疑,齐鱼所用的法则,定然是在他领悟的两个法则符之外的。

    做完这一切,齐鱼才开口:“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我这法阵,没别的用,就是有点幻化的效果,让人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实的。这鳌G,实力强悍无比,我们,也绝无可能是它的对。它现在半睡半醒,那麝凰香,能让它睡的稍微昏沉一点。”

    没人接话。

    纵使H小鱼和天弃公子心有很多疑问。

    H小鱼望着齐鱼,心情复杂。

    天弃公子侧目望向远方,给两人S人空间,嘴角却不经意间撇了撇,有些醋意。

    四目相对,良久。

    齐鱼一身冰冷孤傲气场散去,Yu言又止好半响,道:“对不起。”

    H小鱼Yu言又止好半响,回道:“没关系。”

    纠缠亿万年的ai情是怎样?

    与凡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看过更多地方的风雪,淋过更多位面世界的雨水,见过更多生灵的兴衰……

    那之后,兜兜转转,无非就是J个词:我ai你,我恨你,对不起。

    最后那声对不起,也许说出来之后,便真的老死不相往来,再无瓜葛。

    也许说出来之后,冰释前嫌,此时无声胜有声。

    很幸运,这声对不起,属于后者。

    旁边的天弃公子莫名有些烦躁,道:“看你们挺尴尬的,要不,说正事缓解一下?”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