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王牌特战之权少追妻)

章节目录 243、请教【完】第一次见到帮我哭的医生

    趴在草丛里的梁之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泪直流。

    “睡会儿。”

    澎于秋将手压在她头盔上,把她想要东张西望的脑袋给压了回去。

    梁之琼用衣袖抹了把眼泪,然后仰起头,精神亢奋地说:“我还能奋战三天三夜。”

    “……”打鸡血了。

    澎于秋叹息一声,“我的话都没有墨上筠管用了。”

    闻声,梁之琼的心思终于转移到澎于秋身上。

    “……也跟墨上筠没关系啦,就我们赌人头。”梁之琼为墨上筠辩解,顿了顿,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澎于秋的脸色,瞧得他没高兴起来后,只得妥协地说,“好啦好啦,我眯会儿,你看着点哈。”

    澎于秋颇感无奈,说:“有目标再叫醒你。”

    “好嘞。”

    梁之琼一乐,赶紧趴下了。

    澎于秋捡了些落叶垫在她身下。

    演习进行两天一夜,时间过去一半,正值白热化阶段。

    梁之琼第一天跟了很多队伍,在撞见澎于秋后,澎于秋就让她跟着自己行动了。

    本以为让梁之琼跟着自己,可以让梁之琼多休息会儿,没想梁之琼跟自己组队后,愈发地兴奋,势必要冲在最前线。只要发现敌人的踪迹,肯定会乐哉乐哉冲上去扫射,而他只能被迫在后面进行掩护。

    一天一夜扫荡下来,连他都觉得有些撑不住,可梁之琼纵然困得直打瞌睡,只要稍微听到一点动静,依旧能第一时间蹦跶起来。

    完全入了魔。

    成天计算着“人头”,大抵是在跟丁镜、苏北她们争高下。

    澎于秋只能陪着,尽量给她找“人头”。

    眼下,瞧见梁之琼安分地趴下了,澎于秋才松了口气,靠在灌木丛角落里,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因为演习之初,巡逻队伍都被扫荡得七七八八,现在红队的人已经鲜少有出来巡逻的了。除非找到红队的据点,不然鲜少会遇上巡逻的人。

    他只希望少点儿事,能让梁之琼多休息会儿。

    然而,事与愿违。

    夜色渐深。

    澎于秋没有发觉敌人踪迹,却听到“轰隆隆——”的爆炸声响。

    随后,是杂乱的枪声。

    “怎么了!”

    被动静一惊,睡得真香的梁之琼,立即翻身进入战斗状态。

    眼睛还没有彻底睁开,手已经摸到枪支,做出了标准的跪姿端枪动作。

    澎于秋通过耳麦说了几句话,询问了下情况,他应了凉声,很快,他便朝梁之琼道:“发现个据点,被苏北他们炸了。”

    “卧槽!”

    梁之琼顿时彻底清醒,打算起来。

    赶紧拉着她的手腕,澎于秋把她拉回去,然后说:“你现在去也来不及了,他们很快就能结束。”

    “……”

    梁之琼坐在地上,神情有些挫败。

    澎于秋拍拍她的脸,“再睡会儿,下半夜带你去‘玩儿’。”

    “玩什么?”梁之琼眨眨眼,不是很有兴致。

    “偷辆坦克之类的。”

    “就我们俩?”

    “还有初云和郁一潼。”

    “……好!”

    梁之琼当即兴奋地点头。

    但是,这消息实在太让人期待了,梁之琼心里激动不已,乃至于接下来几个小时,她都精神亢奋到睡不着。

    澎于秋:“……”真该带她多参加几次演习。

    得亏这是女朋友,如果是普通的新人的话,早被他摁倒河水里冷静去了。

    *

    一整夜,炮声连天,不绝于耳。

    医疗队休息地。

    自第一日刚开始那俩小时忙碌后,后面蓝队没有再展开猛烈攻击,也注意在交战时少让红队受伤,红队的领导们也再三交代要注意安全。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鲜少会遭遇先前那样的忙碌。

    可是,虽然不忙了,但“噪音”就没有停歇过。

    偏偏他们白天还不怎么打,非得晚上来搞偷袭,时不时地炸一下、响一下,能把人惊得一整夜睡不好觉。

    在这样的环境里,尚茹的睡眠严重受到影响。

    这一晚,接二连三的炮声,扰得尚茹睡意全无。

    辗转到天明。

    倏地,她听到车辆的声响,疾驰的声音,让尚茹有种不祥预感。

    她思索几秒,从被窝里爬出来,拿起一旁的外套套在身上。

    听到动静,躺在一侧的女医生揉揉眼睛,睡眼惺忪地问:“该我们换班了?”

    尚茹道:“时间还差点。你再睡会儿吧。”

    “……哦。”

    女医生应了一声,然后又趴了回去。

    都差不多的状况,晚上睡不好,同帐篷的另外两个直至黎明时分才睡得安稳。

    能睡几分钟就睡几分钟。

    尚茹拿着白大褂走出帐篷。

    一出来,就被凉风吹得打了个哆嗦,她一边将白大褂往身上穿,一边朝车辆的方向走去。

    有四个人,一个健全的开车,另外三个都是伤员。

    两个值班的男医生都走了过去。

    “尚医生,这么早。”

    有个男医生同尚茹打招呼。

    明显疲惫不堪,哈欠连天。

    “嗯。”

    尚茹点点头。

    三人疾步走过去。

    三个伤员都能站起来,但乍一看,却让人头皮发麻。

    三位医生的睡意、疲倦,在看到他们仨后,立即清扫而空,马上进入工作状态。

    他们这三个,身上都蹭有泥土,有个伤到腿的,划出一道很长的口子,鲜血直流。还有个撞到了头,不知伤口深浅,可满脸都是鲜血。另一个还算好,伤得最轻,就蹭了些小外伤,或许摔着哪儿了,但不算严重。

    尚茹不敢懈怠,赶紧跟另外两位医生一起合作,每个人都负责一个伤员。

    “这什么情况啊?”

    有个男医生朝开车的司机问道。

    司机苦笑一声,“有人偷坦克,他们开车去追,结果不小心给摔了。”

    “瞅瞅你们,一场演习,命都不要了。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怎么得了?”

    “又不是真的打仗,这么拼做什么。赶紧的过来,检查一下伤势。有需要抬的吗?”

    最后说话那医生吐槽完,抬高声音喊了句。

    “不用,都伤得不重。”司机扶着伤到腿的那名伤员,说,“这个我扶着,另外两个都可以自己走。”

    话虽这么说,但医生们还是主动扶着他们进临时搭建的帐篷里。

    尚茹也打算去扶人,不过满头鲜血那位却摆摆手,笑着说:“尚医生,我自己来就行。”

    这一笑,怕是牵扯到伤口。于是,前一秒还喜笑颜开的,下一秒就疼得龇牙咧嘴。

    被叫出姓氏,尚茹也不觉得意外——在营里三天,混了个脸熟,有好些人认识她。

    “你别说话,跟我来。”

    看着他脸上的鲜血,尚茹无奈地说着,拉着他进去。

    他怕是也摔到了脚,走路一瘸一拐的。

    外面天色灰蒙蒙的,帐篷里亮着一盏橘黄色的灯,因为亮度不够,司机特地找了个营地灯过来、打开,让医生们视野无阻地工作。

    这三个算是运气好的,看着严重,实际上都没大的伤势,多数还是皮外伤。

    尚茹负责的这个,额头被划出一道口子,有点深,所以才鲜血直流,但也就看着吓人,这道口子是最严重的伤,用针缝起来、把脸一擦就可以了。

    将他脸上的血渍和油彩一擦,露出一张年轻帅气的面孔,尚茹检查了下他的伤势,最后率先拿出针和线来。

    缝了两针后,她注意到这伤员浑身紧绷,但却强忍着一声不吭,她便问:“疼不疼?疼就说一声。”

    “不疼。”

    那人咬着牙,两个字跟钢镚儿似的弹出来。

    一字一个响儿。

    话虽这么说,但额角滚落的大滴汗水,却被尚茹看在眼里。

    尚茹尽量让动作轻柔点,不过,速度却没有落下。

    缝针时间过长的话,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折磨。

    “恢复后,应该会留点疤。”缝好针后,尚茹这样说。

    “没事。”

    那人轻快地说。

    看得出他想笑,但幅度不宜过大,于是笑意从眼角眉梢飞出来。

    瞅着怪傻的,不过也可爱。

    “你还挺高兴。”

    尚茹不知该以怎样的心情回应他。

    无奈地说了一句,然后在他跟前蹲下身来,“我看看你的腿。”

    她刚想去卷他的裤脚,就见那人弯腰凑到跟前来,顶着一张满是擦伤的脸,用锃亮的眼睛盯着她,然后轻声喊:“尚医生。”

    尚茹被他吓了一跳,身形往后倾倒。眼看着就要往后跌坐到地上,那人赶紧伸出双手,抓住了她的肩膀,稳稳地把她给拉回来。

    稳住后,尚茹呼出口气,惊魂未定。

    未待她发火,那人就赶紧道歉,“抱歉抱歉,我真不是故意的。”

    话语真诚,态度良好。

    一瞬间,顿时让尚茹没了脾气,怒火全无。

    顿了顿,尚茹疑惑地出声,“你刚刚……”

    “抱歉哈,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还认得我。”那人有些羞涩地笑了笑,下意识用手挠挠后脑勺,随后有点失望地补充道,“不过,你好像不记得了。”

    “不好意思……”尚茹不明所以,难免报赧。

    “也正常啦,去年的事了。”那人继续道。

    尚茹反应过来,“哦,你去过军区医院?”

    “嗯。”

    “伤着哪儿——”

    尚茹一边挽起他的裤腿一边问道。

    裤腿提到一半,尚茹动作一顿,问话的声音立即止住了。

    她的视线停留在小腿那道长疤上,熟悉的记忆顿时涌上心头,她讶然地看着那人,恍然道:“是你啊。”

    “你想起来了?”那人惊喜地出声。

    “……”又看了眼那道疤痕和缝针的痕迹,尚茹只觉得不好意思,“那时候没什么经验,没给你处理好。”

    一年前,她还在军区医院里实习,自己没操作过几次。

    遇到这个伤者的时候,医院里实在太忙了,因为只是外伤、需要缝针,所以就让她来动的手。

    但是,那时候慌慌张张的,手法实在是太烂了,缝针歪歪扭扭的,导致这疤痕有些难看。

    “没事没事,”那人赶紧道,“疤痕都是我们的功勋章。”

    尚茹更窘迫了,将裤子卷到膝盖处,看到膝盖只有擦伤后,稍微松了口气,然后坦白地承认道:“你是我当时接受的第一个病人。”

    “难怪……”那人微微低下头,轻声嘀咕着。

    “哈?”

    拿起棉花沾了点酒精,尚茹好像听到点什么,看了他一眼。

    那人一惊,顿了顿,往旁边的人看了两眼,然后微微弯下腰,用很轻的声音说:“不是,我第一次见到帮我哭的医生,印象深刻。”

    “……”

    尚茹顿时哑然。

    她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低下头,认真地给他处理着膝盖上的伤。

    她想起那时候的事了。

    这一年,看过不少的病人,所以没什么感觉,也渐渐麻木了。

    但当时看到这位的时候,看到那道长长的口子,又看他疼得眼圈发红还得忍着的时候,就忍不住地哭。

    边哭边缝,边缝边哭。

    受伤的好像不是他,而是她。到后面,还得劳烦他来哄自己。

    她记得,他当时实在是哄不下去了,就翻遍了口袋,摸出了两颗糖给她,一人剥了一颗,吃完糖她才冷静下来。

    那简直算得上她从医生涯的黑暗历史了。

    却没有想到……

    竟然会在这里再次遇上这位。

    她刚刚的表现,应该还算镇定吧?

    这么想着,为了表现自己的专业素质,尚茹硬撑着没抬头,手脚麻利地处理着伤势,步骤迅速而准确。

    伤势处理完毕,尚茹长长地吁出口气,然后抬起头问,“好了,还有别的伤吗?”

    一抬眼,就对上对方认真注视的眼神,她不由得愣了一下。

    避开那道视线,尚茹站起身来。

    那人呲牙笑了笑,“没啦,都好着呢。”

    “小心你的伤口……”见他笑个没停,尚茹无语地叮嘱着。

    她将沾血的棉花放到垃圾袋里,收拾东西的时候,倏地想到什么,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不知怎的走了神,听到她的话后,马上回答:“哦,我姓许,叫许州。”

    他说话时,眼睛亮晶晶的,黑亮,炯炯有神。

    尚茹笑笑,说:“我叫尚茹。”

    “我知道。”

    往旁走了两步,尚茹挡住其他人,然后低声道:“那件事……你能不能,保密啊?”

    许州眼睛一眨,盯着她,直至盯得尚茹心里发毛的时候,笑意又从他眉眼飞出来,他重重点头,“哎!”

    尚茹松了口气。

    然后,许州又说:“我还有糖,你要吗?”

    “啊?”

    “嘘——”手指在唇边比划了一下,许州声音压得低低的,“手。”

    见到他的笑容,鬼使神差的,尚茹朝他伸出手。

    只见他伸出另一只手,握成拳头,放到她的手上。

    五指张开,一颗糖落入手心。

    那是一颗熟悉的奶糖,还带着些许余温。

    他的手移开的时候,尚茹下意识地收拢五指。

    尚茹偏头去看他,这才注意到他的领章——

    一杠一星,应该是个排长。

    她的视线落到他脸上,眉开眼笑的,隐藏着得意和喜悦,温暖又阳光,像是清晨初升的阳光。

    忍不住回想起一年前。

    她早已忘记他的模样,却,清晰地记得那颗糖的滋味——奶糖,满满的奶香味,甜丝丝的,又香又甜。

    她当时不仅是为他而哭的。

    还因背井离乡的她,以及,抓不到的梦想和近在咫尺的现实。

    因为那颗糖,她咬着牙,坚持下去。

    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将其抛在脑后。

    直至此时此刻,见到这张年轻温柔的面孔,隐隐的,那些过往的记忆、曾经的决心、年少的梦想,破土而出。

    手放到白大褂的衣兜里,她紧紧握紧拳头,感觉到那颗糖硌在手心,不知为何,忽然有点想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