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章节目录 209:江沅第一次想念一个人(一更)

    出来玩之前,她存了三万稿子。

    这才到了第二天,自然还没用完了。可因为她性子稳妥,每一天还会坚持写,省的出现意外状况引起断更。至于这几天的更新,也是之前就设置好自动发布的。

    这一天的情节,刚好到皇帝男主宠幸宫妃。

    《一品闲妃》是古言架空,女主穿越,她最开始写文,在简介里也没有标注1V1,好些读者也没问,因为前面爽,果断跳坑了,一直追着。

    哪能想到,身为一个穿越女主的官配,男主会宠幸别人呢?

    皇帝怎么了?

    皇帝也不行!

    女主都进宫了,身为一个皇帝男主,就得有三千后宫形同虚设的意识,可偏偏这一位他不走寻常路,不仅宠幸了宫妃,还在宠幸后给那一位升了位份。

    评论区直接炸开了锅。

    江沅点开后台看到的第一句便是:“脑残作者脑残文,有病吧这么写?!”

    纵观女频网文,宫斗文里其实也有不干净的男主,可一般来说,大多存在于正剧风的文了。江沅的《一品闲妃》,她虽然查了无数资料构建了社会框架,却没有凹文笔注重描写,以小白文的风格,展开了一个苏爽的开头。这样的开头吸引进来的读者大多年龄不大,也更为玻璃心,对穿越女主绝对拥护。

    可江沅不知道,她第一次接触网文,第一次被读者骂。

    “三观不正,作者你是个现代人!!!”

    “竟然崇尚三妻四妾,真的三观崩塌了。”

    “大清早看到这儿,跟吞了苍蝇一样恶心,弃了弃了。”

    “渣男,换男主吧。”

    “第一次这么恶心一个作者!”

    “垃圾!”

    “作者这完全跪舔男权吧,估计现实中生活就不幸福,老公出轨了哎。”

    “就是就是,女主竟然接受男主不干净!”

    “大家看文理智一点好吗?女主虽然是穿越的,这是古代背景,让皇帝为她守身如玉才不现实好吗?这又不是妖妃设定,我觉得挺正常的啊。”

    “脑残粉滚粗!”

    “本来文文数据挺好的,作者这是有多想不开?”

    “凉了凉了。”

    “哈哈,看到大家都在骂我就放心了。”

    握着鼠标,江沅一路浏览下去,足有好几分钟,脑子都是空白的。

    渐渐地,手指开始抖。

    她盯着电脑,眼花头晕,终于觉得受不了,一手扶着桌面站起身,在房间里毫无头绪地来回踱步。她写的有问题吗?她一遍一遍地,扪心自问。

    古言穿越,种田流,皇帝男主,后宫选秀……

    在她看来,这完全没一点问题,女主是一个灵透的务实的人。

    脑袋好像要炸了。

    她头痛的不行,又坐去电脑跟前,检查自己还剩下的两万存稿。修文吗?这是重新涌入脑海的第一个念头。修文意味着停更,改掉最新这一章,甚至,后面设定的框架和情节走向。

    是为了赚钱呀……

    江沅想,她是为了赚钱写网文的。

    可要让她推翻已有的框架构思,重新再来,那无疑也是特别痛苦的。

    最终,她没有改。

    检查了明天预发布的五千多字,想要关掉电脑。

    给系统后台页面右上角点叉的时候,她的眼泪,猝不及防地落了下来。不晓得为何,心口堵着,难过到不行。好像是第一次,评论区骂声一片。

    她感觉到了无数汹涌而至的恶意,那些话,每一句都好像刀子,划在她脸上。

    电脑右下方,一个头像在疯狂地闪动。

    是她一个读者……

    她这本文成绩很好,先前经常有读者在评论区问有没有开群,她觉得麻烦,也不想将生活和小说混为一谈,所以一直没有开群。有一个读者特别热情,通过其他作者联系到了她的编辑皓月,又通过皓月询问了她的意见,最终加上了她的QQ号。这是第一个,如此喜欢她的读者。

    江沅看着那个头像,有点不敢点开。

    静了许久,她吐出一口气,将那个头像给点开了。

    “这两天别看评论区了。”

    “争议越多文越火,我觉得你写的没有问题。”

    “你看没粉丝值的那些都是盗版,有些黑子,故意带节奏呢。”

    “相信我你真的很棒!”

    “加油啊,我很看好你的。”

    “……”

    一大片,来自陌生人的鼓励和宽慰,就那样,一句一句,又跃入了江沅眼中。

    她很难形容自己的心情,分明很清楚,这一个人的鼓励,抵消不了那么多抨击带给她的失落困惑,可这这一刻,她还是在微微怔忪之后,觉得心暖了一截。

    “谢谢。”

    “我没事。”

    她给发过去两句话。

    那个读者的qq名叫“明月在我心”,见她上线,闪回了一句:“你没事就好。我超喜欢这个文的女主啊,特别怕你弃坑。你听我的,别管评论,别去看也别去想,该怎么写还怎么写,坚持就是胜利。有的人骂,那也是代入太深了,不会弃文的,你要相信还有很多读者是特别想看的,跟我一样在天天等更,你别为了一部分人,伤了大部分读者的心。”

    “嗯,不会,弃坑文就解V了。”

    九州文学网有硬性规定,断更超过一个月的文强制解V,避免读者被坑。

    听了这说辞,“明月在我心”隔了好久,才回了一条:“……哈哈,你要笑死我,你怎么这么萌?”

    江沅:“???”

    萌?

    她觉得这个词真的和她不搭边。

    可“明月在我心”就是觉得她挺萌的,又回复说:“哈哈,真的,呆到深处自然萌,我感觉你现实里应该是挺呆的那种人吧,一板一眼的。”

    “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

    毕竟是陌生人,江沅不想聊太多私密,催人睡觉了。

    “恩恩,那你也早点睡。”

    的确不早了,“明月在我心”发了结束语。

    和她聊了一会儿,江沅的心情好了许多,关掉qq后,捂着肚子上床了。

    “砰砰——”

    门外,传来挺有节奏的两道敲门声。

    她起身开了门。

    陆川敏锐地发现她眼眶有些红,愣了一下,意外地问:“怎么了?隔壁那煞笔过来欺负你了?”

    他洗了个澡,十多分钟,还以为常欢又过来敲门闹了什么幺蛾子,问话的时候,冷凝的眉眼,一股子戾气。大有一副要是常欢来撒泼他就要找回去的架势。

    “没有。”

    江沅低声说了一句。

    “那你这脸色?”

    陆川扶住她肩膀,目光又瞥见她贴在裙子外的暖宝宝,迟疑道,“还疼啊。”

    “也不怎么疼了。”

    江沅摸上他手腕,罕见地,有些脆弱。

    从小到大,她的性子都是冷冰冰偏沉默的,也就遇上陆川以后,多了许多情绪。这几天两个人一起如胶似漆,因为他护得紧,她偶尔会想要依靠。

    这情绪,一下子感染陆川了,笑了笑,他一把将她扯进怀里,一只手抚上她头发,“真没事呀,那我们早点睡吧。时间也不早了,你能洗漱吗?”

    “那我去一下。”

    她去洗手间,洗漱顺带换了睡裙出来,陆川已经躺在床上了。

    要睡觉,他连短T都脱了,上身裸着。

    暖黄而温馨的床头灯投在他身上,给那肌理紧实的小麦色肌肤笼了一层润泽光芒,看着强劲而有味道。云南早晚温差大,窗纱开着,房间里也没有开空调,到了这会儿,温度适宜。薄而雪白的被子搭在他腰腹位置,码得整整齐齐的腹肌半遮半掩,紧绷的线条,利落,又性感。

    江沅的目光,一时没有移开。

    陆川眸色渐深,里面一抹浓稠到化不开的温柔,唤她:“杵那儿干嘛,过来啊。”

    江沅笑了下,“我不舒服,还是各自睡吧。”

    真有觉悟,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一起睡。

    陆川心情因此而愉悦,身子往边上去了点儿,偏头,用手拍了拍他身侧位置:“你都说你不舒服了,我还能做什么?赶紧过来,我不动你。”

    男生的话,完全不可信。

    等江沅上了床,他便将人给严丝合缝地搂在怀里了。

    江沅声音闷闷的,“你都不嫌热。”

    “肚子还痛不痛?”

    陆川下巴抵在她发顶,用脚勾着她脚踝,大手便隔着睡裙落在了她小腹上,轻笑道:“我给你揉揉,一般人她没有这个待遇,独一份的。”

    江沅又被逗得抿起了唇角,也拗不过他,懒懒地躺着。

    她跟一只猫似的,乖的不行。

    陆川给轻轻地揉着小腹,也甘之若饴。

    这一晚,两个人搂抱在一起睡,半夜迷迷糊糊间,陆川压着人吻了一会儿,江沅身上没什么劲儿,也分不清梦境现实,糊里糊涂地,回应他。

    因为她姨妈造访,两个人这一趟旅行不算放纵。

    按部就班地玩了导游推荐的线路,剩下的时间,基本上就腻歪在一起。常欢的事情,他们俩也没跟张磊提,张磊也不知道,彼此各玩各的,落了个清净。

    从云南回到安城,江沅得了一场肠炎型感冒,在家里拖了两三天,不见好,最后只得去医院里挂了点滴,陆川也陪着,等到她感冒痊愈,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更为融洽了。

    幸福放松的日子,一闪即逝,八月二十号,安西师大新生开学了。

    北体开学更早,早在八月中旬,陆川便乘飞机去了云京,进行为期四十天的封闭式军训。他们军训极为严格,一整届新生直接被教练拉去军区,前一天就没收了手机。

    没了通讯工具,陆川就失联了,江沅见不上人,第一次,体会到一个词。

    如隔三秋……

    她没有这么想念过一个人,自陆川走后,日常生活里,经常会失神。一发呆便是好久,想两个人在学校里的点点滴滴,想假期里的点点滴滴,想那一晚江边相守,想的最多的,还是两个人在云南那一周,因为这些想念,写到文里男女主相处的情节,都多了许多脉脉温情的意味。

    《一品闲妃》也没有坑,评论区几乎成了九州文学网最热闹的地方,读者有了泾渭分明的两派,一派一边骂一边看,天天说弃文第二天还出现;另一派算是她的真爱粉,看不惯前面那些人,后来居上,天天变着花样地怼前面那一派,日积月累地,表现出超强凝聚力,被其他人称为“一江明月那些脑残粉。”

    这现象,连她的编辑都称奇,发消息说:“你这些读者,一个两个还真挺好玩的。”

    江沅给回:“我脑袋都疼了。”

    编辑皓月:“……这好事呀,说明文好看,大家骂的多也追得多,能追下去,肯定是有一个点在吸引人的。对了,你今天开学是不是?”

    她开学报到的事情,之前和编辑说过。

    见他又问,江沅便回了句:“对,怎么?”

    “能万更几天吗?给你安排推荐。”

    “有点存稿。”

    “行。”

    编辑就喜欢这种省心的,想到她上学,还安慰了一句:“学校好不好也就那样,别灰心哈。你看你这还没毕业呢都开始赚钱了,一般人比不上。”

    这编辑,好像一直以为她念了个技校?

    江沅好几次想问,又不想透露太多自己的信息,也就随他去了,麻木地回了一句:“我先打扫卫生。”

    她家距离师大不远,江志远下午还要去烧烤店,早早地就将她送过来了。这会儿,她已经报完名第一个在宿舍了,拿着笤帚,正预备将宿舍先清扫一遍。

    “好,忙吧。”

    皓月没再打扰她。

    江沅开着门窗,将宿舍清扫了一遍,又将自己的一套桌椅家具擦了两遍,铺好床褥,正归置东西,听见门口有人说话:“236,就是这一间了。”

    她蹲在地上,抬起眼眸,看见宿舍门口出现了一个人。

    阮湘君跟她一个班,她先前已经知道了,进来宿舍后,也看到了临床贴着她的学号信息,因而看见人也没多少意味,弯起唇,笑着问:“你还挺早的。”

    一手推着行李箱,阮湘君倒显得很意外,微怔了一下,唇角才浮现出一个喜悦的笑容,“我们一个宿舍呀?”

    站在她旁边,四十多岁的家政阿姨有些错愕地看了她一眼。

    照顾阮小姐这么久,第一次见她这么笑。

    走进宿舍,她动作麻利地放下东西,尔后又去水龙头下拧了抹布,帮着阮湘君干完活,便客客气气地说:“小姐,那我就先回了。有什么需要你打电话。”

    “嗯。”

    阮湘君没看她,点了点头。

    家政阿姨出了门,生怕雇主等的着急,很快,到了宿舍楼下。

    远远地,看到了停在林荫下僻静处的黑色奥迪,原本该留在车里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下来了,白衬衫黑长裤,身姿挺拔,正站在梧桐树下,同一个穿短袖衬衫的中年男人寒暄。

    这中年男人,是新闻传播学院的院长,这一天开学,正好来了学校。

    哪曾想,走在路上,会碰见这一位在低头抽烟,当下就上前,客客气气地问候了起来。

    “行,回头一定转达。”

    “那就有劳薛秘书了。”

    院长一脸笑意,受宠若惊地说。

    “您客气。”

    也就有过几面之缘,寒暄完,院长便先一步走了。

    男人目送他离开,转身,拉开后排车门,躬身坐了进去。

    见状,等在一边的家政阿姨才松口气上了副驾驶座,目视前方,显得极其稳重。雇主规矩多,不喜欢人窥视,多看一眼都不行,难伺候,偏偏钱多。

    “送到宿舍了?”

    车子平稳地开动,她听见男人开口问。

    是极其清冽而低沉的一把好嗓子,问的是关心的话,语调里却完全没什么情绪。

    “是的。宿舍里已经有一个姑娘了,两个人看样子还认识。”家政阿姨小心地斟酌着言辞,说,“阮小姐看见她笑得挺开心的,应该会处的不错。”

    男人若有似无地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题外话------

    现实向青春题材、家长里短、校园霸凌、回忆穿插、异地恋、慢热日常,我最近一直觉得,我其实挺牛逼的,把网文里N多不讨喜的元素堆到一个文上这么写。可能被你们宠爱久了吧,开文的时候都没想太多,有点任性。突然感慨,谢谢大家!

    然后,沅沅是文学圈的,难免涉及到这方面剧情,文中文的内容以及其他所有,都阿锦瞎编的,没有任何影射,大家不要代入任何,么么哒。

    我第一次写异地恋啊,特么地感觉言情这么写简直脑子有坑,反正总体也不长,全文就一百来万吧,年底完结,新文阿锦都安排上了,爱你们(#^.^#)。

    今天上半天课就结束了,下午七点二更,么么哒!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