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

章节目录 第745章 他毁了宝锦的脸

    他的口吻冷若冰霜,眸中杀意毕现。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陆存微是苏酒的哥哥,他早就一掌拍死他了!

    陆存微颇觉没脸。

    他挣扎着爬起来,努力维持颜面,“你是什么东西,泥淖里爬出来的肮脏玩意儿,趁人之危娶了凤娴妹妹,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你配得上她吗?!”

    肮脏玩意儿……

    配不上她……

    萧微华遍布粗糙厚茧的大掌,悄然握紧。

    偏偏陆存微没察觉到他的狠意,还作天作地打算跟他决斗。

    他耍了两招三脚猫的功夫,挑衅般朝萧微华招手,“你过来,你过来我跟你打!”

    周宝锦很害怕,死死拽着他的衣衫,“世子殿下……你别打架……打架不好……”

    关键就算眼拙如她,也看得出来陆存微压根儿不是萧微华的对手。

    “你让开,别拉我!”陆存微挣了挣周宝锦的手,连连冷笑,“本世子要让这个马夫好好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绝顶功夫!凤娴妹妹你等着,我一定要把他打趴下,拯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

    萧凤娴根本没那个意思。

    她蹙眉,担忧地望向萧微华。

    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虽然对她温柔体贴、百依百顺,但她知道他在外人面前有多么沉默寡言、毒辣凶狠。

    他也很霸道,根本不容许任何男人觊觎她。

    这段时日以来,她外出参加宴会,因为这张脸而被不少男人盯上。

    结果那些挑逗她的男人,无一例外全被人暗中斩去双手。

    是谁干的,不言而喻。

    今日陆存微不长眼跑来挑衅,分明是找死。

    她轻轻拉住萧微华,“不要……”

    萧微华低头。

    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宝贝,一双秋水瞳盈润清澈,含着浅浅的乞求。

    他一向很听她的话。

    男人身上的杀意逐渐消散。

    萧凤娴放了心,可偏偏陆存微不识趣,大吼一声,竟然不管不顾地袭向萧微华!

    周宝锦没能拉住他!

    萧微华的狠意再度爆发。

    他捏住陆存微的拳头,另一只手猛然击向他的腹部!

    陆存微只剩挨打的份了……

    御花园惨叫声迭起!

    藏在暗处的苏酒,一张小脸吓得雪白,打算冲过去救哥哥,却被人从背后箍住细腰。

    萧廷琛牢牢搂着她,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好戏才刚开场,妹妹这么着急做什么?”

    苏酒急忙拽住他的宽袖,“萧廷琛,快救我哥哥!”

    “为什么要救他?”

    “他被人打了!”

    萧廷琛嗤笑,“金尊玉贵的世子爷,二十多年来唯一的挫折是流放凉州。可就算流放凉州,也有周宝锦三不五时给他寄银子,让他仍旧享受荣华富贵。苏小酒,你今儿救了他,明日在宫外,也能救他吗?将来他再犯错,你还能救他吗?”

    苏酒咬住下唇,没吭声。

    “虽是朕的大舅哥,可朕并不打算为他徇私枉法。如果他将来犯错,朕会像处置别人那样处置他。流放凉州没能叫他成长,那么这长安城,会叫他成长。”

    萧廷琛饶有兴味地欣赏那场打架。

    陆存微毫无还手之力,被萧微华打的胆汁都吐出来了!

    周宝锦又急又怕,最后竟然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拉架!

    她生得小巧玲珑,两个大男人都没注意到她,陆存微随手一推,把她整个推向那座摔烂的扶栏!

    扶栏露出的木头非常尖锐,从周宝锦脸上划过,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她狼狈地摔倒在地,脑袋磕到地面突出的石头上,立即晕厥过去。

    萧微华收手。

    他望了眼周宝锦,淡淡道:“劝你赶紧去叫御医,兴许还救的回来。”

    陆存微惊呆了!

    他被打得七荤八素,抬袖擦了擦满脸的血,惊恐地飞奔去叫御医。

    远处,苏酒彻底懵了。

    她清楚地看见宝锦小脸上那道伤疤有多么深,未出阁的女孩儿家脸蛋上多了道疤意味着什么,她同样心知肚明。

    她浑身轻颤,“宝锦……”

    眼泪瞬间滚落,她急忙奔过去抱起周宝锦。

    萧廷琛双手负在身后,不紧不慢地踱到花廊外。

    他眯着桃花眼,盯向萧微华。

    十七八岁的少年,脸上一热,立刻单膝跪下,“皇上,是陆世子挑衅在前……”

    “无妨,退下吧。今后他还敢纠缠萧凤娴,照打不误。”

    萧廷琛并不恼,依旧笑眯眯的。

    萧微华感激称是,牵着萧凤娴离开。

    御花园这一出闹剧,随着周宝锦住进太医院而告终。

    她脸上的伤已经被好好包扎,只是人依旧昏迷不醒。

    苏酒和陆存微站在檐下,听伍灵脂说她的伤势,“……后脑上的伤并不严重,很快就能醒过来,只是面颊上的划伤有些深……”

    苏酒着急,“可会留疤?”

    伍灵脂正要回答,萧廷琛不知何时过来的,站在兄妹俩背后,朝他眨了眨眼。

    伍灵脂垂下眼帘,轻声道:“怕是难免。皇后娘娘和陆世子,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宛如惊雷炸响,苏酒只觉天都要塌了!

    周家就宝锦一个女儿,周大人如珠如宝地宠着,还没来得及说亲,脸却被她哥哥毁了……

    将来,可该怎么办?

    陆存微同样吓坏了。

    他从前虽然斗鸡走狗、纸醉金迷,但从不惹事生非。

    今儿坏了人家小姑娘的脸,便是赔上千万两白银,又有什么用?

    “妹妹,咱们现在怎么办?”陆存微慌张,“我才回长安第一天,要是爹知道我捅出这样的篓子,必定要扒了我的皮,再押着我去周家请罪!”

    苏酒小脸煞白。

    鹿眼绯红湿润,她用帕子按住眼角的泪花,哑声道:“我真想骂你一百句一千句,可我再怎么骂你,宝锦的脸也好不了了……我会好好照顾宝锦,你回家向爹娘说明情况,再亲自去周家负荆请罪……实在不成,要不你娶了宝锦?”

    陆存微“啊”了声。

    事实上,他对周宝锦还是有点嫌弃的。

    女孩儿太小,不解风情,眉眼也是那种珠圆玉润的奶萌感,一点儿都不妖娆明艳,实在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可是……

    他虽然不务正业,但心地却不坏。

    自己干的糟心事,怎么都得好好赔罪。

    如果娶周宝锦才能平息周家的怒火,那他娶就是。

    ,

    明天见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