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女主是个狠角色

章节目录 第14章 自己的选择

    “媳妇儿,你没事儿吧?有没有受伤?你说你打不能打骂也不会骂的掺和进来干吗,这不净等着别人欺负呢吗。以后遇着这种事儿直接给我打电话,我帮你处理”,张狂冲进来一边高声焦急的说话一边握着冬阳的手仔细的检查。

    从头到尾冬阳都没说过几句话,骂还是打的跟她更是没有半毛钱关系,怎么可能受伤,他这表现也太浮夸。

    可在她眼睛里的浮夸表演在别人看来就是担心,是chong爱,是丈夫对妻子浓到化不开的情意。

    在场的所有男人中,有谁能做到像他这样?

    答案是——没有。

    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不疼爱自己的妻子,而是他们不会像张狂这样直率坦白的表现出来。

    男人和女人的脑回路不大一样,很多男人觉得做比说重要,所以只默默的为家庭付出很少说甜言蜜语,可女人有时候还挺吃这一套的,所以张狂如此表现更得女人们的心。

    冬阳觉得挺尴尬,正要对张狂说些什么,只还没开口,张狂又絮絮的说起来。

    整个屋子的气氛都变了,连警察同志都被张狂带跑偏,默默的听张狂说那些明面上训斥埋怨实则关心担忧冬阳的话。

    张狂嘚啵嘚说了好几分钟,觉得火候差不多终于放过冬阳,转头对田欣欣说道:“不好意思欣欣姐,我实在太担心蕾蕾了才说这么多,打扰你们处理事儿了吧,你们继续,你们继续,甭管我。”

    说着,他拉着冬阳又往角落里挤了挤。

    从进来一直到挤进最角落,他始终死死的抓着冬阳的手,一刻也没有放开过。

    田欣欣的目光也始终落在他们交握的手上,紧了紧怀里的孩子,干涩的眼睛微微发酸,一行热泪毫无预兆的留下来。

    她吸了吸鼻子,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狼狈。

    不仅如此,她还对警察同志露出一抹笑来:“我不跟他和解,他打我,他的爸妈抢走我的孩子,我没办法原谅他们,请警察同志依法办事吧。”

    事情来了个大转弯,周家人全都慌了。

    这件事说小可小,说大可也挺大。如果警察真的依法处理了,那对一向好面子的周艳伟来说打击实在太大。

    以后,他的朋友同事会怎么看他?他在单位还能抬得起头来吗?县城就这么大点儿的地方,以后他还有什么脸面出门!

    越想越着急,周艳伟突然动作抓住田欣欣的胳膊,急切的说道:“欣欣,你跟我单独聊几句行不行?就聊几句。”

    田欣欣抬头看着急的眼睛都发红的丈夫,失望的笑道:“好,我听听你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其他人都出去,只留他们单独说话。

    冬阳和张狂又找了个角落待着,冬阳怼怼张狂的腰侧:“你差不多就行了啊,赶紧松开我的手。”

    “不松”,张狂回答的倍儿干脆,笑得也倍儿灿烂:“我跟你说媳妇儿,咱这戏既然开演了就不能偷懒,每一个细节都得把握住。就说刚才吧,如果我只说话不握住你的手能给田欣欣那么大的触动吗?”

    好像还真的不能。

    “话说回来,咱俩是不是管的太多了?”冬阳十分不确定的说道:“日子怎么过都是田欣欣自己的事儿,她做什么决定咱们掺和这么多总觉得不大好。”

    “咱们掺和什么了?”张狂特别坦然的说道:“媳妇儿你想多了,其实咱俩啥都没掺和,她现在做出的决定也是她遵从自己的想法跟咱俩可没有关系。”

    冬阳冷哼一声:“你倒是摘的挺干净。”

    张狂嘿嘿一乐:“不是我摘的干净,我说的是事实。咱俩没劝她和也没劝她离,最后她离还是不离确实跟咱俩没啥关系。我呢,不过是让她看一看这个世界上的另一种男人和另外一种生活,她也可以拥有,但前提是她得甩掉渣男。”

    说的好听,其实还是变着法的影响了田欣欣做决定。

    冬阳也懒得再纠结这些,只等着看最终的结果。

    田欣欣和周艳伟聊了挺长时间,谁都不知道周艳伟说了什么,可不管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依旧没有改变田欣欣的决定。

    夫妻二人彻底闹掰,周田两家也结了仇,田欣欣如此坚决的态度无疑是断了她跟周艳伟的退路。

    从派出所出来,田欣欣的爸妈打发了冬阳和张狂,带着田欣欣回了娘家。

    冬阳二人都能猜到他们要跟田欣欣说什么,无外乎劝她忍一忍别把事情做绝,能不离还是不要离,离了吃亏的绝对是田欣欣。

    冬阳觉得她跟张狂掺和的已经够多,剩下的事情最好都不要管,正好张狂也是这个意思,俩人回到家便不再提这件事。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冬阳生活中最大的变化大概就是体重蹭蹭蹭的往下降,减肥效果特别好。

    周末回娘家看田爸田妈,老两口见着冬阳都心疼的不行。

    “蕾蕾,你咋瘦成这样了?以前多好啊胖胖乎乎的一看就有福气,现在这样可不好看”,田妈十分担心的说道。

    冬阳跟他们解释自己瘦的原因,让他们不要担心。

    田妈很不赞同的叹道:“我瞅着以前就挺好的,减什么肥减肥,就是瞎折腾,跟你欣欣姐一个样!”

    说到田欣欣,冬阳顺口问道:“我欣欣姐最近怎么样?我都没跟她联系。”

    田妈长长叹息,挺不赞同的说道:“非要跟周艳伟离婚。昨天周艳伟才放出来,回到家就跟你欣欣姐闹了一场。周家的意思是离婚可以,闺女也可以给你欣欣姐,但是儿子必须留在周家,而且要你欣欣姐净身出户。谁也劝不住你欣欣姐,她也挺有主意,说是要起诉离婚。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啊,闹到法庭上多不好看,也不知道你欣欣姐怎么想的。”

    “妈,如果我是欣欣姐,嫁给周艳伟那样的男人,您同不同意我离婚?”冬阳笑着问道。

    田妈瞪她一眼:“你的情况能跟她一样吗,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扯,毛病。别说你欣欣姐了,说说你吧,最近和彧成怎么样?你婆婆没去闹吧?”

    田妈避而不答,然而态度已经很明确,她跟田欣欣的妈妈一样并不同意离婚。

    自己闺女都被欺负成这个样子了还不同意离婚,还想让女儿在地狱里忍气吞声,她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