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富贵盈香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四章 送别

    六月初六,天气晴朗。

    齐王府的队伍天不亮就出了城,陈家人送到京郊十里亭。

    陈老夫人早先哭过的痕迹都在,但到了临别的时候反而神色镇定,只拉了沈秋檀和沈长桢的手,半天都没有松开。

    半晌,她伸出不再年轻的右手,摸了摸沈秋檀的脸,又捏了捏沈长桢的小脸,叮嘱道:“此去山高路远,路途艰辛,你要听你姐姐和王爷的话,知道么?”

    “嗯,知道。外祖母放心,懋懋给您写信!”八岁的沈长桢已经开始长个子了,虽然比寻常孩童还是瘦一些,但个头却不矮。

    长得不算很高的陈德润摸摸他的脑袋:“唉,等懋懋回来,舅舅怕是都要踮起脚才能摸到小脑袋了。”沈长桢便也抱了抱舅舅。

    今年春闱,陈延英顺利的过了廷试,虽然没能斩获三甲,却也是二甲的头几名,如今已经进了翰林院,前途不可限量。

    连带着,陈家已经改头换面,不再是个商户了。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陈德润带着两子一女,恭敬的给齐王和沈秋檀行礼,一张嘴闭得紧紧的,似乎该说的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反倒是小蓉儿拉着沈秋檀的袖子很是不舍:“表姐,表哥,蓉儿会想你们的,等我长大了,去找你们!”

    一本正经的样子很讨人欢喜。

    陈老夫人拉回孙女,与沈秋檀一行道:“去吧,早些出发早些到!安全到了,记得送信儿回来!”

    “哎!”沈秋檀答应了一声,队伍动了起来。

    陈老夫人目送他们离开,陈德润劝道:“母亲放心,广陵那边已经不用跑了,等明年闲下来,儿子亲自去北川看他们。”

    “哪有那么容易?你去我更不放心。”陈老夫人笑骂道:“有孝心是好的,惦记着你姐姐的孩子我也老怀安慰,但如今延英马上就要娶媳妇,延芳还要换学堂,你这一家之主可不能说走就走。”

    放榜之后,陈延英已经和兴学巷方家的女儿定了亲,速度极快。

    听祖母和父亲的话,陈延芳对着哥哥伸伸舌头,做了个羞羞的表情。

    陈延英微微一笑,全无害羞的意思。

    娶媳妇当然要趁早,那么好的姑娘,若不是自己动作快,说不定就被别人抢走了呢。

    那一天在陈韵堂遇见的红衣少女,名字叫做方蓁蓁,如今已经是陈延英未过门的媳妇了。

    …………

    马车晃晃悠悠的行使了一阵子,天更加的热了起来。

    李琋陪着沈秋檀坐在马车里,沈秋檀懒洋洋的在睡回笼觉,只是车厢闷热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李琋也没歇着,他在处理书信。

    “殿下,后面有一队人马跟上来了,看样子像是孝怀王府的。”秦风的声音传来。

    李琋吩咐马车停下。

    是翀儿么?昨天不是已经送过行了?

    不一会儿,沈秋檀迷迷糊糊醒来,就听到外头已经长成个半大少年的李翀瓮声瓮气的对李琋道:“六皇叔,你别忘了我,你们要早点儿回来!”

    沈秋檀跳下马车,打趣道:“都这么大了,马上就娶媳妇了,还哭鼻子!”

    李翀揉揉鼻子:“你才哭了呢!我就是舍不得你们……”

    沈秋檀心里也酸酸的,这些年李翀被高妧拘着,脾气已经很是收敛了,长大是好事,却总要失去一些东西,比如天真。

    “你母亲不容易,你要多听她的话。”沈秋檀嘱咐道,如今的长辈谱已经有些样子了。

    “我知道。”李翀问李琋:“六皇叔,等我再大一些,可不可以去北川找你们?听说那里全是山,全是雪,想必狐狸皮毛是异常鲜亮的。”

    李琋拍了拍李翀的肩膀,别人都以为他要说什么鼓励的话的时候,他淡淡道:“先把我给你留的课业完成,再说吧。”

    李翀一下子就苦了脸。

    那课业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兴修水利,修路造桥,劝课农桑,还有乱七八糟的荒唐野史,也不知道六皇叔是从哪里弄来那些书籍的,还要求自己不光要全部记下来,还要会用……

    六皇婶给出的算学题就已经够难了好么?竟然还要背书,修渠种地!

    李翀要炸……

    “哈哈。”李琋开怀大笑:“好小子,人也看了,送也送了,早些回去吧,莫要你母亲跟着担心。”

    “嗯。”

    李琋扶着沈秋檀上了马车,队伍缓缓走动起来。

    李翀骑在马背上,看了许久,直到连队伍的尾巴都消失了才转身回头。

    说起来,李琋幼年丧母,在尔虞我诈的后宫之中,生存很是艰难,当时多亏太子李珒宅心仁厚,自从遇到幼弟被欺负之后,便有意无意的暗中照拂,再加上曹公公的寸步不离,李琋这才能安稳的活到十三岁,是以,李琋对先太子和高妧都十分亲近;而李珒一死,李琋开始长大,这种彼此之间的亲近并没有疏远,只是变成了高妧母子要李琋悄悄照拂。

    幼时的李翀并不懂那么多,只知道父亲死后,几乎所有的人都变了,只有母妃和六皇叔还一如既往,所以他天然的就亲近李琋,至于早些年对沈秋檀生出的那一股子懵懂心思,也早都随着成长的烦恼而一起烟消云散了。

    …………

    虽说两千人数量不多,但行走在蜿蜒的路上,队伍还是不短的。

    队伍不远处的一棵树上,邹微与原亦懒散的躺着,原亦问邹微:“怎么,就看看,不去送送?”

    邹微道:“有什么好送的,又不是再也不见了。”

    比起送好友来说,她更担心的是眼前这个男人跑了。

    “对了,那山鬼不会跟着他们去北川吧?”邹微忽然道。

    原亦摇摇头:“就算是想跟也得等伤好之后,之前几次试探他都没有出现,该是躲在某处疗伤了。”

    “这疗伤,要多久?”

    “少则半年,多则三五载。”

    邹微妙变舔狗脸,惊叹道:“真的啊!原亦哥哥竟然能给他造成这么厉害的伤势。要是真等三年,秋檀也该回来了。”

    原亦哼了一声,没有答话。

    因为山鬼给他造成的伤害也不小,调养个一年半载是跑不了的。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