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庶门风华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七章、疑虑

    颜彦也是这天晚上见陆呦拿着一本书问她如何破题才知道大周的科考改革了。

    奇怪,这么大的事情她之前居然一点也没听皇上说过,要知道皇上可是考核过好几次陆呦学问的。

    得知这项提议是三位丞相共同提出的,颜彦沉默了。

    别的她不清楚,但她知道一点,这三位丞相一向不和,尤其是王实修和徐良兴,这两人的矛盾和积怨不少,因此在朝堂上很少有意见相合的时候。

    温文山正常情形下是谁也不近谁也不远,不偏不向的,这种状况倒是正合了李琮的意,他就怕这三位丞相抱团,那他在朝堂的话语权就更小了。

    可这一次三个人居然同时提出对科考改革,而且难得地意见一致,颜彦想不多想都难。

    毕竟陆呦早就放出话去说要参加明年的科考,不排除有心人想给他设置一点障碍。

    要知道陆家这几年和徐家走得很近,不管是朱氏去找徐夫人还是陆鸣跟徐钰提几句,都有可能说动徐良兴的。

    而颜彤要嫁的人是王实修,马氏若是向王夫人进言几句,保不齐王实修也会动心的。

    这两人若是意见相合了,温文山自然不会反对。

    说实在的,不管是冲北边的战事还是南边的水灾,或者是以往的经验和教训来说,这科考都应该改革了。

    别看每年礼部的省试都能选出不少所谓的优秀举子,可真正在殿试上出彩的不多,因而温文山早就琢磨着科考改革了。

    可他也知道,这件事不是这么容易能推动的,期间牵扯到很多人的利益,因而,他才一直犹疑至今。

    如今由王实修这个中书省的右相直接提出改革,再由徐良兴这个门下省的左相审核通过,他这个尚书省的左相直接执行就好了。

    颜彦自然也清楚这些,只是这种事情轮不上她一个闺阁女子去置喙,有干政之嫌,一个弄不好还会得罪很多人。

    因此,从国家角度出发,她是极力赞成这次改革的。

    只是这时间点掐这么好,素日各自为政的三个人又难得的意见统一,因而颜彦才会心存疑虑。

    好在她对陆呦有信心,再则,州试年年有,今年过不了明年再考就是了,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为此,颜彦很快放下了这事,一心一意地教陆呦破题和讲解释义。

    次日一早,陆呦仍是一早去了工部,他得先去请个假,本来还想把在喷筒尾部安装三脚架一事说说,可话到嘴边他又临时反悔了,这件事他想自己先试试,为的是到时能更好地向大家解释清楚。

    否则,一个晚上他就有了好主意,别人肯定会怀疑到颜彦身上的,谁让颜彦的名气实在是太响了呢!

    而他也隐隐有个感觉,颜彦多半是有了什么奇遇,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因此,他也不希望自己妻子太出名了,倒不是他嫉妒妻子比他强,而是他害怕,怕外面惦记颜彦的人会越来越多,而他又这么没用,一点也护不住她。

    这么一想,陆呦便没有把话说出来。

    请过假,回到家的陆呦见颜彦已经洗漱更衣完毕,陆衿换下了昨天的那件金地罗绵袄,改穿了一套浅粉色的绸子绵袄绵裤,不过一旁的青釉手里拿着一件宝莲纹妆花缎的斗篷和一件同款花色的半臂。

    陆衿的头发太短,只能是在头顶中间梳成一个小揪揪,没有任何头饰,只给绑了一根浅粉色的丝带。

    颜彦今天的衣着也不奢华,是一件暗绿色的紧身窄袖斜襟袄,只在襟口和襟领处绣了点松香色的花边,下身是一条黄绿色的高腰喇叭裙,裙底和裙腰处都绣了一圈松香色的宽幅花纹,再一看颜彦的头饰也简单,只插了一支金步摇。

    “娘子,我这身行吗?”陆呦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问道。

    因着每天都要亲自动手做点工匠活,加之他现在每天来往的也大多是一些匠人,因而陆呦现在的衣服也很普通。

    颜彦见他身上的银灰色直缀绵袄是绸子的,便没让他换,不过给他找了一件浅紫色团纹图案的云锦鹤氅,她不想太过奢华让陈滢和颜彩等人看了自惭形秽,也不愿意太过低调让对方以为他们过不好而忧心,因而她才费了一番心思来穿衣打扮。

    颜彦一行到颜府时,得知消息的马氏先一步迎了出来,说是颜彧已经带着陆袓先一步到了,马氏的意思是希望颜彦能给个面,大家坐在一起吃顿饭。

    “孩子,你三婶他们初来乍到的,彧儿也不能不露个脸,好孩子,你就当给你二婶一个面子,今儿就别让她回避了,她如今也不易。”

    “知道了,二婶,我说过,只要她不惹我,我肯定不会跟她过不去的。”颜彦这点胸襟还是有的。

    当然了,前提是不惹她。

    “那就好,那就好,你三婶还不清楚这些呢。”马氏松了口气。

    颜彦笑了笑。

    青云说了,她把两人的恩怨早就明明白白仔仔细细地告诉了陈滢,只不过陈滢厚道,加上丈夫是庶子,没什么地位,所以才保持了沉默,可这不代表她认可马氏的做法。

    见颜彦似乎有点不以为然,马氏也有点讪讪的,她不是没想过青云会把这一切都告诉陈滢,可陈滢不提,她自然不会去追问这些。

    “衿娘,来,外祖母抱抱。”马氏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陆呦本不想把孩子给她,可一看颜彦冲他笑了笑,他只好松了手。

    一行人很快就进了上房,因着有陆呦在,这次马氏把陈滢几个都招呼到了外院的上房,颜彦几个进去时,颜彧正抱着陆袓坐在东次间的炕上和陈滢说着话,旁边还有颜彤、颜彩、颜彪等人,听到他们进门的动静,忙下炕迎了出来。

    “夫君,来,这是三婶,我们成亲时三婶特地从庆州赶来了,可能那会你没有留意。”颜彦介绍说。

    陆呦听了恭恭敬敬地向陈滢行了个长揖礼,“有劳三婶一路奔波了。”

    “真会说话了?果真大好了?”陈滢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那场婚礼的尴尬,因而陆呦这一开口,着实给了陈滢很大的惊喜。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