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穿越到1931

章节目录 第636章:回乡下

    深夜时分张老汉才把王兽医的棺材买好,让扔抬入了大堂内!跟着来拉棺材的一辆骡马车,车夫瘸了左腿,走路颠簸,P肤墨黑面上密布C劳的皱纹,很深坳,腰里别着大烟枪,吞吐间一嘴的大H牙,其个头也不是太高。Δ』..co

    “运到乡下可是要加钱,张大哥这可不是一般的活计,不是发大水家里解不开锅,我可不想做这单子活儿。”车夫的声音苍老,听起来有四五十岁的年龄,但那消瘦而佝偻的身子!全身都密布着岁月的沧桑。

    “钱的事儿您放心,少不了您的!这年月能有活儿G已经不错了,30钱算是最高的了,您要是不愿意啊早说,我去请别人吗?”张老汉回应道。

    “哎!世道难啊,好了,我也找了J个后生,一人20这可是说好的,可不能说没钱。”车夫担忧道。

    “还怕不给你不成,你们先歇会儿!厨屋里有烧好的凉开水,自己动去找,休息一晚上明早就走,我招人把这房子兑了。”张老汉说道。

    “张大哥,房子里死了人!找人来也给你压价,等今儿过来明天再来,也没有人知道,也能卖个好价钱。”车夫提醒道。

    “说好了管饱一顿饭,主家可不要赖账!”

    总共来了六个青壮,其带头的说道!其身材魁梧,骨头宽大,因为受灾依稀可看见起初那五大粗的模样。

    “只要肯掏力气,自然管饱!都是老实人家,俺可做不得那种欺人的事儿。”张老汉回应道,面Se严肃而认真,看上去有些生气。

    但这样看起来才算是有信誉,主家都被说的脸红脖子粗了!也知道是ai面子的人儿,也就放心了下来。

    “世道不安啊!有的人死了就死了,直接就抛尸荒野,碰见好心人直接挖个坑给埋了!受了大宅有些能耐的还能过得去,这能掏力气的连自己养活好都够呛。哎……”车夫唠叨了J句,chou着烟袋锅就坐在了马车上依靠着!他这骡马车可是家里唯一的指望,就是睡觉也要跟自家骡马睡在一起。

    “大家伙帮忙把棺材抬进去,把我那老伙计睡上!”张老汉喊了一声,他此刻里端着一盏灯,是用大碗碗里面是棉油,用棉布做灯芯做出来的,用绳子绑着,作引路灯用。

    “好嘞!”

    六个青壮起身走到骡马车旁,一声声吆喝把棺材给抬下来。

    “一二一啊!使劲!”

    “嗨!”

    “棺材可是柏木的,小心着点儿。”张老汉担忧道。

    “放心吧老叔,柏木的结实(坚韧)弄不坏。”

    棺材从马车上卸下来后,领头的青壮回应道。

    “那也要轻点儿放,抬的时候路上放重了,我这老伙计啊难受。”提起王兽医,张老汉浑浊的泪水就滚落了下来,以后啊他就没有能无话不谈的老伙计了。

    “记得了!老叔放心就好。”领头的青壮回应道。

    张老汉这才松口气,拿出铜钱一人给了一枚,这可是辟邪的钱儿!青壮们都接入,因为是白活没有人会客气,谁都想大吉大利,不想沾染上晦气。

    棺材用胳膊粗的麻绳捆好两段,前后各一段!用了两根解释的木杆给穿起来,一根木杆在一边,两头各一个壮汉,间一个。也就是前后两个,间两个。

    “兄弟们!一二,起……”

    在领头的青壮喊出声后,棺材被抬起来一步步挪向大堂。

    “大王啊,把你王老爹抱起来!”在棺材进入内堂的时候,张老汉喊了一声。

    郭小五起身把王老爹抱起,等棺材落下正堂后!棺材板打开,C席被张老汉铺里面,又放了J枚铜钱用一块砖头做枕头,让郭小五把王兽医放进去。

    车夫此时走了进来说道:“张老哥,知道您的老家,钱儿呢晚些也没有什么!这院子可要卖个好价钱,不如咱就上路吧,后生们力气都出了!也让这老哥哥啊,早点入土为安的好。”

    “那也好!”张老汉寻思了一下说道,城里的院子能卖个好价钱,他还是为自己这个义子考虑!多一分钱就有一分钱的好处。

    郭小五并没有吭声,他那步枪被他背了起来!他还是决定等王老爹的事儿办了,就要去报仇。

    “大哥是保乡团的?有枪的可都是厉害人物啊,到了镇上大哥也要多担待点。”领头的青壮对着郭小五客气道,那枪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有的。

    现在保卫团,游击队,护乡队啊能有枪拿着的底下可都有好些个兄弟,也算是有势力的T面人物。

    别看地方的势力那么多,但他们的武器一般都是红缨枪,长矛,大刀P子!装备破旧,队伍很穷,厉害点儿一个护乡队十个青壮,有个四把枪就不错了。

    郭小五并没有理会他,这让他很尴尬!但也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毕竟这棺材里的可是这人的长辈。

    “要穿孝,双腿上啊栓着麻绳,举着罩子跟着车走,挑着这引路灯到家里,前段时间啊我老家了一趟,大睡过后啊家里那院落了还能用,房子我也找人修好了,在后院的一处高岗上是个好地势,以前啊我就找人看过。

    等回去了就你王老爹啊埋葬在那里,等以后我走了!也埋葬在那里,到了Y间啊我们能做个伴,我也给他讲讲啊他走了以后过得怎么样。

    我的老伙计啊!……”

    说着张老汉又哭了起来,被车夫劝说拉起来!在六个抬棺的后生吆喝声把棺材抬了起来,一步步走向骡马车抬上去装好,披麻戴孝的郭小五在前面引路,在这深夜只有安静的骡马声。

    深秋的夜是冷的,这送灵柩的人心是凉的,也是悲伤的。

    这个时候城门还没有关闭,老百姓两两的出城!这些都是一些进城做生意的小摊贩,用家里还有的存粮来换购些钱财与必需品。

    “大晚上的就碰见送灵的真实晦气!”守城的班长骂骂咧咧道。

    这班长带着两个士兵去阻拦,开棺材检查了一下!看到尸T后,脸Se立即黑了下来。

    但当班长看到挎着枪的郭小五后,立即紧张的戒备!他提着步枪与两个士兵一起把枪口对着他。

    “你是G什么的?”这班长警惕道。

    “保乡队的!棺材里是我的老爹。”郭小五冷声回应道。

    这班长与士兵们才吐出一口气,不管是保乡队,游击队还是保卫团什么势力,跟他们县城的保安团那是井水不犯河水!再说他们可是知道,国民政府正收编他们,可补鞥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赶快走!”

    班长一脸晦气的放了行,张老汉点头哈着腰!给这班长与那两个士兵,一人两个铜钱,这才让他们脸Se好看了一些,心里也少了那些忌讳。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