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红颜香》 章节目录 黑化同桌重生者(一) 红颜香 黑化同桌重生者一 “这个世界的宿主是燕染,求欢对象为邯郸。完成条件:欢好次数五十七。”一p白茫茫的空间,有两人面对而坐。一少年,一nv人。 “嗯嗯,你继续。”nv人抿茶不以为然。 然而那少年则面se爆红。 “把剧情发给我。”nv人食指按了按无玺的脸。 “给你,不要动我”无玺嘟着嘴,脸颊更红了。 剧情主要讲了:燕染家庭富裕,与本世界男配邯郸原为青梅竹马,虽然是青梅竹马但是两人没有丝毫的ai慕之情,就连单方面都没有。 高一时与nv主徐思琪相恋,却被徐思琪的青梅竹马,本世界的男主零耕拆散。燕染觉得邯郸委屈前去安w,被邯郸误以为是ai慕,不敢说出口,于是就向燕染求婚,燕染本就没有恋ai的兴趣,既然有个熟人想自己表白何乐而不为,欣然答应了。 结婚的时候nv主看到昔日的ai人娶了别人,而这个ai人还是自己的初恋,心里是很别扭。在二人结婚当天参加婚礼时,故意说出重话。却发现燕染丝毫不在意邯郸是否ai她,或者应该说是燕染根本不ai邯郸。这一发现让nv主情绪彻底激化。开启圣母模式,不停的说着你不ai他,为什么还要嫁给他,既然不ai他为什么不让他娶个ai他的人等等等等,然后哭着跑走了。 然后燕染无所谓的玩着手机,没有注意到门外的邯郸听到了这一切。 如果是正常的剧情走的话,就是男配出场取消婚约。然后事业蒸蒸日上,从此一个人生活,成为一个nv人都想要嫁的h金单身汉。 可偏偏问题就出现了,邯郸并没有取消婚约,照旧的娶了燕染,幸福快乐的生活了两个月,然后死掉了,然后重生了。 怎么死掉的剧情没说。 那邯郸重生之后的事呢剧情没说。 “这是怎么回事。”nv人刚刚看的尽兴,却被出现的剧情完阻断。 “不,不知道。”无玺小声回答。 “算了,给我送过去吧。”nv人叹了口气。 “这个是你的两张特权卡。”无玺从身后拿出两张卡放于nv人,也就是悦妖手中。 不等悦妖抓牢,就嗖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 “嗯怎么了”刚刚进入身t,就感觉有人用手指抵住自己的脑袋。 “你已经叁天没洗头了,睡觉别靠我肩膀上。”扭头看见那少年邯郸的脸就在自己的眼前。 少年的邯郸脸上带着婴儿肥很可ai,说话的时候嘴角两边还有酒窝。 “你是不是今天都没洗脸那,还有眼屎”好吧,说的话不怎么讨喜。就见邯郸一脸惊恐的指着自己的眼睛。 悦妖有种打死他的冲动。让我跟这种人j合 就着邯郸的手擦起了自己的眼屎 “我去,你恶不恶心。”邯郸跳起来,将占有眼屎的食指狠狠地擦在了悦妖的肩上。 “回坐回坐。”悦妖刚想说话,就叫老师走进来上课,只得作罢。 这节课是历史课,正值下午第二节课,历史老师说话的声音很小,因为是男老师又有些深沉。 浑浑噩噩的悦妖心思根本没有在学习上。一边装作听了的样子,一边与无玺对着话。 [我现在在剧情什么位置]悦妖问。 [在邯郸已重生一天后,无剧情的位置。]无玺回答。 “卧槽”听完无玺的回答,悦妖猛的惊醒看着邯郸。 然后就见周围的同学乃至老师都瞅着她。 “你,门外头站着。”历史老师指着悦妖喊道。 悦妖认栽,临走时恨恨的瞪了邯郸一眼。 邯郸无辜的回望,也确实很无辜。 [重生前都快叁十的人了,装什么十五六岁孩子的拽啊] [妖姐儿,虽然重生后无剧情,但是您也不需要剧情啊,抓住机会就去上] [玺儿啊,你别忘了你是天使啊,什么时候你变成了这样啊]悦妖满满的不可置信。 [这,都是跟着妖姐儿学的] [哦是么]悦妖准备再调戏调戏自家的小天使却听小天使那边异常安静。 悦妖撇撇嘴。


章节目录 黑化同桌重生者(二) 黑化同桌重生者二 “嘶~好凉,嗯~”充满少nv气息的橙se房间内灯光明亮,一少nv大开双腿于落地窗台处。 只见少nv用右手缓缓划入内k内部,用中指上下摩擦,口中喘着娇气。微眯双目望着对面那拉紧窗帘的房间。 此时夜深,对面的光透过窗帘照出。 悦妖上下扭动t部,手速越来越快,内k底部没一会便s润。 手指沾着蜜y缓缓摩擦小x的nr,再往下划去,jx微微瘙痒。再从下往上划去,路过蜜x又引来下一波yu望,在往上滑,轻轻摩擦y蒂又是一阵的萎靡。 内k早已s透。 悦妖坐起,将沾着蜜y的食指缓缓放入唇中。 做完这一系列的事,关灯睡觉。 对面房间,一少年通过窗帘的缝隙看着这一幕。 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第二天。 “你昨天还是没有洗头。”刚在位置坐好,邯郸就转过头看着悦妖。 “我就知道我太美了,你最终还是被我迷倒,t窥我的s生活。”悦妖忽然贴近邯郸,鼻子之间仅有一厘米间隔。气息打在邯郸的脸上,然而他却没有丝毫的退怯或者是脸红。 二人来的教室早,因此没有人看到这一幕。 “你是谁”邯郸眯了眯眼。 “嗯哼你失忆了”悦妖皱眉望着他。 “她是个保守的乖nv孩,可不是个荡f。”邯郸身子前移,轻咬悦妖的耳朵。 [他发现了真是一步错,步步错啊] [不要着急,使用特权卡一切都不是问题。]无玺连忙回答。 “你是谁”笑话,特权卡就两张,现在用了以后怎么办啊悦妖向后移开。 “燕染在哪里”听到悦妖的承认,邯郸的脸立马就变了。 “很抱歉,我就是燕染燕染就是我。她是我灵魂的一部分,我是为了集齐我的灵魂才来到这里的。”悦妖支着头将来到这里的目的一一说了出来。 [妖姐儿,你这是]无玺突然出声。 [又不是什么胡话,我也不喜欢拐歪磨脚的编借口。] “什么意思”邯郸望着悦妖丝毫没有说谎的样子。 “字面上的意思,你别告诉我你相信这神鬼论,你不也是重生过来的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死掉重生的,但她是我灵魂中ai的那部分是事实。”悦妖翘着二郎腿点了点地面。 “我信你说的话。”邯郸喃喃自语。 “你不是不信么”悦妖笑了。 “我重生之前的时候就”邯郸还想说什么,却突然住了嘴。 “嗯哼”悦妖凑近他。 “猪么嗯哼嗯哼的”邯郸蔑了她一眼。 “不,是求欢”悦妖说着身子前驱轻轻咬住邯郸的下唇。 邯郸猛的抱住悦妖的腰,却在悦妖以为得逞的时候猛然推开。 “有人来了。”话音刚落一行人就有说有笑的走进了教室。 小番外 你默默的ai了燕染二十年,谁也未曾发现。而燕染就像没有心一样从未喜欢哪怕是好感过一个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么因为她不是人,她只是一个残魂,一个等待被收回的残魂。 你是谁 我是你啊,一个跨过了不知道j个百年以后的你。 我不信你。 你想得到她么我可以给你个重生的机会,只要你重生后不要让任何人与她j合,她就没有办法离开了。 什么 然后邯郸重生了。


章节目录 黑化同桌重生者(叁)【H】 “晚自习真无聊,不如我们做一点有趣的事情”悦妖与邯郸坐在最后座,因此没有人能注意到这边的小动作。悦妖悄悄的靠近邯郸,在他耳边轻轻说着。 右手顺势滑向了邯郸裆处。 “为什么你是这样”邯郸抓住她的手,微微转头看着悦妖。 “难道你不喜欢”悦妖嘟了嘟嘴,右手依旧前进着它的目的地。 轻轻的触碰着,按压着,随即用手背摩擦着,明显感觉到邯郸的双腿微微聚拢,轻轻的掂起脚。 抬头看着邯郸,只见他脸部微红,嘴紧紧抿着。 悦妖越发的肆意起来,抓住他的微微b起的b子,来回摩擦。 “啊嗯~”悦妖轻轻的在他的耳边呻y。 就见他的脸更红了。b子在她的手下也越来越大。 看着晚自习的时间快要结束,悦妖瞬间远离邯郸,乖乖坐在自己的位置,装模作样的翻着书。 铃声一响,在座的学生陆陆续续的收拾书包走掉,很快就只剩下了邯郸和悦妖两人。 肚子有些饿了,悦妖也不打算耗在这里,随即也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人,却在站起来的一瞬间,被邯郸猛的翻过身,抱坐在课桌上。 “自己挑起来的火是不是要自己解决”邯郸凑近悦妖笑了笑。 “那我就勉为其难吧”悦妖傲娇了一下,将手顺着他的k带伸进了里面。 邯郸只感觉有一凉凉滑滑的手慢慢滑进了自己的下方,那手勾起了自己有些绵软的b子,轻轻握住。 奈何移动空间太狭小,悦妖用另一只手解开了邯郸的k带,k子滑落到地上,将他的b子拿出在内k外,食指在那上面旋转跳跃。 邯郸的头抵在悦妖肩膀上,喘气声越来越粗,那事物也悦妖的手上越来越大,越来越粗。 “嗯~”邯郸喘出的气t正洒在悦妖的b颈处,也正是她的敏感位置。 “嗯什么”邯郸又轻笑。一手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顺着悦妖的大腿就向校裙内摸去,触摸到一pcs的内k。 悦妖感觉到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下方,异样敢瞬间传来,渴望着那手狠狠的蹂躏自己下方。 而那手只是轻轻的摩擦着内k。 “呵~你怎么这么y呢”邯郸轻笑。 “我就是y啊~”悦妖不甘被那样轻飘飘的挑逗,t部向前移动,感受到那手紧贴在x口处,上下摆弄着t。 “告诉我你名字。”邯郸猛的将她扑到,压下她。 “啊~悦,悦妖。”感受到一个器物顶在自己的x口处,渴望感尤为强烈。 “原来叫y妖啊~”压着悦妖的身t,一只手顺势进入到了她的内kk内。与她的x口零距离。 “你怎么~和他叫的一样哈啊~”悦妖感受着那手指在自己的x口处点着跳舞,不经大脑的说出口。 “他是谁”邯郸忽然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cha入到她的x内,然后不停地在里面乱动,同时拇指扣着上边的花核。蜜y如c水一样不停的被搅拌出来。 “不~不知,道~我~忘记,忘记啦,啊啊~”邯郸动的越来越快,s麻感席卷了全身,脑海中一p白茫茫。c吹出的水,将邯郸的手淋了个头,桌面也出现了明显的水渍。 邯郸把她的内k底拉到一边,将自己的g头缓缓浸没到微微张开的x口。 初次x口被撑开的感觉不是那么好,有些痛。 “我和他你更喜欢谁”邯郸咬着悦妖耳垂说道。 “他谁啊”悦妖回过神,疑h不解。 “另一个叫你y妖的人。”邯郸耐心的解释。g头也一出一进着。 “我记x不好,忘记了。”悦妖轻轻说。 “...等你收回了这个魂,是不是也会忘记我”邯郸低落的说着。 “不会,魂记忆是不会被剥夺的。”只是到下个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的所有经历就会变得像做了一场梦一样,虚的记不住。


章节目录 黑化同桌重生者(完) “不会,魂记忆是不会被剥夺的。”只是到下个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的所有经历就会变得像做了一场梦一样,虚的记不住。悦妖心想。 邯郸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迅速chou离身t,将自己穿戴好。 悦妖疑h的抬眼望他。 “很晚了,回家吧。”邯郸边说边将悦妖的衣物整理好,拿起书包头也不回的离开。 只留下悦妖一脸蒙b。 无熙不好意思的说出口。 悦妖不耐烦道。 无熙说完,迅速在悦妖的脑海中消失。 在这个世界生活了4个月的悦妖,心理充满了浓浓的挫败感。 尝试了无数次的进攻,诱h。结果都在邯郸快要深入的时候突然停下。 每当问其原因,邯郸都会回答:“我们现在还是未成年。” 暑假已然到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独自旅行开始了。 按照原剧情的发展,燕染独自到帝国旅行。 作为灵魂的收集者,不像那些拯救者一样随心所yu,而是一定要按原剧情走。 暑假时外出旅行的人非常多,机场等候厅内很嘈杂,即使cha着耳机调制最大声音也于事无补。 左拐右拐,终于找到了较为安静的地方。 座椅上的悦妖轻闭双眼,樱唇紧抿。外人只会以为她在假寐。 而实际上,是y荡模式开启了。 “一个人外出么”悦妖缓缓睁眼,就看到一张带有酒窝的娃娃脸,然后身子猛然向后缩。 “吓到你了不好意思。”那男人笑着道歉,随即挠了挠带有微卷短发的脑袋。 “任何人在睁眼时看到一张脸都会被吓到吧”悦妖抬手将两边的耳机摘下。 “如果在我睁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你,我会直接亲上去,怎么会被吓到。”那男人支着脑袋笑着看着悦妖。 “我快要上飞机了。”悦妖看着眼前的男人,下t越来越空虚,不用触摸都能感觉到内k已cs。 “一起”男人站起来。 “机长先生,你是在搭讪”悦妖慢慢站起,笑着看着男人。 “当然。”男人回答。 “方式太老套了。”说完转过身拿起自己的手机。 “.......”男人沉默无言。 “但我很喜欢,希望飞机上我们还能再见。”悦妖笑着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离开。 飞机舱内,悦妖微微的张口呼吸着,能明显的感到内k已经s透,幸亏现在的y荡模式等级低,不然就凭借仅仅拥有两个残魂的悦妖是抵挡不住的,早就看到一个男人就上了。 飞行了一段时间,这时一空姐走过来对着悦妖笑着说:“美丽的小姐,您需要点什么” 悦妖摇了摇头。 “好的,希望下次再见。”空姐礼貌的离开。 而悦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跟随着空姐朝后面走去,路过一间卫生间时被拉住。 转过头看去,是一男人,那男人便是在机场厅内见到的。 “你希望的。”男人笑道。 “嗯”悦妖走进卫生间。 关上门,悦妖就紧紧的男人抵在门上。朝着他的脖子轻咬。 男人没想到nv人这么热情,手环在她的腰上说:“这么急” “我要。”悦妖眼se已经迷茫,手拉着男人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裙子下面,抵在内k上,大腿夹紧,然后chou出自己的手双手环在男人脖子上。t部来回磨蹭。 男人惊愕nv人内k的s润,将手缓缓并起,轻轻磨砂着。 “不,用力。”悦妖喘x道。 话音刚落,男人就重重的拍在了悦妖的下t上,前前后后的磨着。不一会内k就彻底s掉了。 悦妖急切的打开男人衣f,一手从k腰处伸向里面,摩擦着腹部,然后在向下伸去,摸到半y的rb。 缓缓握住,来回揉擦。许是被擦的疼痛,男人猛的掐住一块软r,悦妖轻呼。 那处便是悦妖下t最敏感的部位,y蒂。 男人喘着粗气,翻过身将悦妖压在门上,悦妖也随即解开了男人的腰带。 男人将悦妖的内k褪下,掏出rb抵在悦妖早已泛滥成灾的x前。 “哈~”悦妖耐不住男人只在x口徘徊,t部向下坐,但是却总被滑向y蒂那处。 “急什么”男人在悦妖的耳边笑。 “我要~要~”悦妖嘟着嘴,摆着t磨着男人的rb顶端。 “要什么”男人坏笑。 “我要你来cha我~快。”悦妖挺着x脯紧紧贴在男人身上。 “怎么cha”男人故作不解。 “用你的大rb,cha进我的小x里。”亏得上个世界收的是y魂,不然这么y荡的话对于其他的残魂来讲真是太恶劣了。 “好啊,嗯哼~”男人猛的深入,明显感觉到有一个障碍被捣毁,且x内极致的紧。 “啊”悦妖猛然收紧双臂挂在男人身上,不是因为舒爽,而是疼。 男人突然当机,怀着不可思议的语气低头问:“你是处” “你”看着悦妖的眼睛竟隐约是左红右蓝,再次眨了一下眼睛,那奇怪的瞳se消失不见。 “我要~快。”悦妖嘟着嘴低y着。疼痛感远比不上那席卷而来的空虚。 男人只以为自己刚刚仅仅眼花。抓住悦妖的腰肢,快速的上下律动。 “哈~嗯哼~哈啊啊啊~啊~啊啊~嗯~呀~啊啊~啊”下t越来越s麻,悦妖情不自禁的低y出声。 “爽不爽爽不爽嗯啊~”男人越c越来劲,连接着rb的y囊随着重重的choucha,狠狠的拍打着悦妖的下身。 “快,再快~啊啊~啊呀~”悦妖呻y。男人再次加快了速度,整个卫生间都充满了rt间啪啪啪的声音。 “哈呀~哈啊~我要~要呀~”悦妖t部紧紧夹起,下t也跟着紧紧收缩。 大量的yt从悦妖的x内喷在了男人的rb上。 那喷出的yt正对着rb上微微张开的小口,使得男人也受了刺激一把s进了悦妖t内。 待二人都整理好后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卫生间。 悦妖回到座位的时候,一男人坐于她的外侧,要到里面必经过那男人。而那个男人竟有些熟悉。 悦妖回想了一下,这不正是本世界的男主,零耕 好吧,就算是男主又能怎么样,反正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了。y荡模式结束就该下一个世界了。 这么想着,走进自己的座位,而就在要路过零耕的时候,被他一把拉坐在了他的腿上。 零耕紧紧抱住悦妖。悦妖愣住。 “那废物果然还是没有本事,我的y妖怎么这么不老实呢”男人在悦妖的耳边说道。 “你,是谁”悦妖刚问完,突然头脑剧痛,只听得无熙说这个世界出现了问题,现在立刻传送离开。 “切,小灵婴”望着晕倒的悦妖,零耕不屑道。 小番外 “哎呀呀,放手啦~”在一个白se的空间中有两人,一男人,一少年。 少年无熙,男人零耕 男人揪着少年的耳朵,少年不停的挣扎。 “邯郸不过一琴师,给了你什么好处将他弄成妖儿的任务对象。却把我弄成与她毫不相g的人物”零耕松开手,冷凝的双目看着无熙。 “他只是一个凡人,倘若更换世界就会失去所有记忆,s自让你们再见一面悦妖是同情你们,对你们够好了。”无熙揉了揉被捏紫的耳朵。 “不够,一面不够,让我一直陪着她吧,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零耕轻摇着头说道。 “咳,不是我想说,你虽已成神,可称得上是神界之人,但对于我们神灵族来讲,也不过是与凡人无差。她虽是寻找消散的灵魂,但同时也是一场考核,一场五百多族人同时进行的考核,关系到她在全族人地位,这是荣誉之战,我不希望你打扰到她。”


章节目录 邯郸番外:我信了你们,却没信过自己。 我叫邯郸,从小就喜欢着一个nv孩子她叫燕染。 我看似x格开朗,人缘颇好,其实内心很孤独,害羞。 直到我上了高中,一个叫做徐思琪的nv孩与燕染有些相似,无论是行为上还是容貌上。 我有自己的s心,既然不敢与燕染在一起,那么便找她吧。 她同意了,我们相处的也很融洽,我将曾经无数次幻想与燕染做的l漫的事都和她做了一遍。 我以为生活就这样过去,直到徐思琪的青梅竹马找上我。 将我所有的藏在内心深处的事全部说出来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担心他会告诉她,便同意离开徐思琪。 我开始孤僻,不愿意与人j流,其他人便以为我是失恋了所以才这样,其实是害怕。 害怕零耕不遵守承诺,告诉她。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在我极度恐慌的时候,她来了,她安w我。安w我说天下的nv人有的是,不要吊死在一颗树上啊。 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终于可以说出口的告白的机会。我没想到她竟然会同意,我高兴了好久。 结婚前一天,一个男人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他说他是未来的我,说她不是完整的人,是一个残魂所以才没有感情。告诉我,能够让我重生到以前,告诉我想要得到她就不能让其他人和她欢好。还说了好多奇怪的话 我原本不新,但到最后不得不信。 我真的重生了,他说的所有的话真的应验了,她说她叫悦妖,燕染的灵魂是她灵魂的一部分。 她试图好j次想让我上了他,但是我不得不相信那男人说的话。我不能这么做。 我以为我信了他们的话,遵守了他们的要求,她就会属于自己了,却没想到在暑假过后,班主任只是遗憾的说,燕染同学在旅游过程中飞机坠毁。 她就那么消失在了我的生活中,那么突然,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