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千亿小逃妻》 章节目录 第一章逃婚 第一章逃婚

场,人C涌动。

应珊珊一身黑衣黑帽走进候厅,里正和闺蜜在视频。

“珊珊,你这一走到底要什么时候回来,应家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管他呢,反正我才不要嫁给那个又丑又胖,还gg的老男人……”应珊珊说着,注意到李茵的表情,皱了皱眉,她在看什么?

“怎么了?一副看到外星人的表情。”

“外星人哪有那么帅!天啊,我肯定是在做梦!你快转过头!极品大帅哥呢!”李茵一副花痴的表情。

应珊珊顿时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哪里有什么帅哥,她看到的明明就是一堆应家的保镖,正闯进来呢!

“作死啊你,那些大块头帅个ao线!”应珊珊来不及关视频了,拿起包包就跑出去,J个保镖一直穷追不舍。

耳里还一直传来李茵的叽叽喳喳,“真的!刚才我真的看见了一个帅得人神共愤的大帅哥!哭,我对他一见钟情了。”

应珊珊没好气地一再翻白眼,摘了耳,往后看,明明还是只有那J个大块头保镖!

没多久她就跑得渐渐慢下来,天啊,不能被抓回去……

不远处,一架S人飞正停着,J个男人正在登。

她咬咬牙,跑过去抓住了其一个男人,但他太高了,她的抬起——堪堪抓到了他的P带!

天啦噜!

她清晰地听到了P带扣松开的声音,顿时脸Se爆红,低着脑袋。

只是余光看见保镖就要追上来,她来不及思考,G脆一不做二不休,一用力把男人的P带扯下来。

陆廷深一张脸冷的能结冰,身边的J人更是战战兢兢。

“带我上飞,不然,这P带就归我了!”她看着男人的K子,没有P带松松垮垮的,他肯定不舒F!

闻言,男人转过头,一张颠倒众生的俊脸在Y光下耀眼极了。

敢威胁他的人,她是第一个!

“nv人,你玩火?”他不屑地挑眉。

应珊珊的注意力都在后面的保镖上,听到男人的话,来不及想就点点头,“对,玩火又怎样?快带我上飞!”

她转过头,这一刻有些紧张。

现在才注意到,这男人身上的气场过于强大,笼罩下来,让人胆颤。

逆光下,她只觉得他更是神秘莫测。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陆廷深挑眉,这时倒是一点都不着急。

他知道后面的人在追她,她总会放低姿态求他的。

应珊珊愣了愣,她求他?

她明明是在威胁他!可现在,气势上男人完全碾压。

特别是,他身后还站着好J个人,看上去就是不好惹的。

她顿了顿,立刻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大叔,求求你,让我搭个顺风,不然我就要被那群人抓去喂狗了。”

大叔?

生平第一次,敢有人这样称呼他!

这nv人胆子够肥!

“那就去喂狗,我看你也活腻了。”话落,男人甩开她,一步步走进舱,只是K腰那里,看上去总是要垮下来。

闻言,应珊珊一脸难过的表情,保镖已经追上来了,她站在楼梯这里,不能上去飞,就只能下去被活活抓住。

她想哭,只要回去应家,她就要被B着结婚了。

眼看着舱门就要关上,应珊珊深呼吸,用力抵住门。

乘务员吓了一跳,立刻松开,就怕夹到了应珊珊。

“大叔,求求你嘛,我真的没有办法了,让我跟着你吧!”应珊珊是情况危急,完全是胡言乱语。

反正,只要打动男人就行了。

陆廷深皱眉,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保镖,西装上能看见应家的标志,他皱了皱眉,又看向应珊珊。

他记得,爷爷说安排的Q子,就是应家的nv儿。

“让她进来。”陆廷深落下话,顿时,应珊珊在舱门关上的最后一刻,被拉进了飞。

起飞的那一刻,她整个人累的虚脱。

应珊珊走进去,才发现这架S人飞看上去小,里面却是奢华别致。

淡淡的红酒味弥漫开来,穿过走廊,印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脸,看上去年轻沉稳,眉宇间冷冽凉薄。

原来这男人这么年轻啊……

刚才,她还以为他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叔……

尴尬了。

应珊珊低下头,有些无所适从地把P带还给他。

陆廷深冷哼了声,看着她有些羞红的脸Se,眼底露出些戏谑。

“帮我带。”

“什么?”应珊珊惊呼,撞入男人的视线,他不像是在开玩笑……

她看着他的K裆,拉链已经下来了一点,隐隐约约能看见黑Se的**,还有……那处似乎起来了……

应珊珊长这么大,这样的画面还是第一次。

她呼吸紊乱,颤抖着。

“大叔,你这自己戴上吧,我不好意思。”话落,应珊珊转过头,顺势把P带放到男人身前。

陆廷深眯起眼,刚才把他P带扯下来的时候,没见她这么害羞?

扣好了P带,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还记得刚才说什么?”

“啊?”应珊珊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陆廷深不满地看着她,长臂一拽,应珊珊这次真的就被他拉到了身边坐下。

她更加局促了,视线下意识地看向K裆那里……

似乎,还是帐篷那样……

“怎么,很感兴趣?”

“没!”应珊珊立刻摆摆,她都在G嘛啊!

“那就好好看着我说话,你要跟着我?嗯?”陆廷深回味着她刚才说的话,就是这个意思的。

应珊珊移开视线,她刚才在舱外……的确是一时着急说了这样的话。

“这一路我只能跟着你了,先生,下了飞我保证绝对不缠着你,这一趟的飞票钱,我也会转给你的。”应珊珊想了想认真地道。

闻言,陆廷深不满,往常nv人贴上来,都是想方设法要留在他身边,但这个nv人,不一样。

他薄唇勾出些意味不明的冷笑。

“不缠着我?”

应珊珊使劲地点头。

陆廷深摸了摸下巴,问她,“叫什么名字?”

应珊珊愣了愣,很快回答,“。”

这是她临时起的,她当然不会傻到告诉他自己的真名。

下了飞之后,她可不会再和他有什么联系。

闻言,陆廷深皱眉,一眼就看穿了应珊珊的谎话,凉薄地勾唇,“应?”

应……

应珊珊转头,眼底的诧异闪过,他怎么知道她姓应。

“。”陆廷深唤她,点开一旁的,顿时,应珊珊刚才说的话响起来:让我跟着你吧!

她顿时扭过头,有些不安地捏着心。

这男人该不会当真了吧……

“你之前说这句话,是骗我的?”陆廷深看穿她的把戏,忽地扣住了她的腕,她一下子跌进了他的怀里。

应珊珊眼神闪烁,下意识地摇头,“才不是!”

“那你是打算一直跟着我?在我身边,你能做什么?”陆廷深盯着她。

应珊珊垂眸,脑子里不由得蹦出一些不好的词。

她一直知道自己是长得有些姿Se的,不过,她才不愿意呢!

她眼珠子转啊转,看着窗外,能不能现在让她跳啊!

她觉得在这个男人身边,似乎更危险了!

章节目录 第二章安排的未婚妻 第二章安排的未婚Q

察觉到应珊珊的意图,陆廷深看了眼一直守着的保镖,点了点头。

“想跳下去?如你所愿。”陆廷深勾唇,不着痕迹地给应珊珊的脚扣上了降落伞。

应珊珊还没反应过来,陆廷深旁边的舱门在她面前被打开了,她整个人愣住了。

风凌乱的她就这样被推到了舱口,外面是一P蔚蓝的天空。

“大叔……”她一时着急,小脸J乎要哭出来了。

她也只是想一想啊,哪里真的敢跳下去!

这男人是有读心术吗!

应珊珊眼眶Sx润,心跳很快,身子忍不住颤抖,腿已经被陆廷深推到了半空。

她转头,死死地抓住男人的衬衫,“大叔,我答应跟着你,你别让我去死……”

闻言,陆廷深嘴角chou了chou,去死?这nv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我可不会这么便宜你。”陆廷深冷声道。

应珊珊撇撇小嘴,可他现在不就是要她跳下去吗,估计之后尸骨都找不到了。

她只想逃婚,可不想去见阎王呢。

“那个……我们有事好好说,让我坐回去吧。”应珊珊使劲地往座位挪,可男人就在他身边,似乎……他也要跳下去?

这怎么回事……

看着应珊珊纠结害怕的表情,陆廷深淡漠地勾了勾唇,一就提住了应珊珊的衣领,顿时她整个人都在飞外了!

“nv人,少叽叽哇哇的,不然到时就不接应你了。”陆廷深冷酷地道。

在他身边的人,可从来都没有这么胆小的。

“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可以让我回去了吗?”应珊珊心心念念地看着飞,她想回去。

她现在腿很软,脸Se很白,她需要安全感!满满的安全感!

只是,触及男人那张英俊的脸,她忽然觉得死心,真上贼船了!

“少爷,还有五秒!”旁边的保镖皱眉提醒。

顿时,应珊珊整个人被抛到了半空,脚下的降落伞渐渐打开,才刚刚好稳住她的身子。

“砰”的一声,就在她百米开外,刚才她还坐着的S人飞,爆炸了!

应珊珊愣愣地看着,顿时就被吓晕过去了,我的天……

……

酒店顶层,陆廷深走出房间,旁边是他的助理李盛。

“少爷,已经查到了,是少安排了卢秀动的脚,人已经处置了。”

陆廷深面无表情地颔首,长腿xJ叠坐在沙发上,眼底的Y狠浮起。

“还有,老爷子让您尽快回去。”

“嗯?急什么。”男人玩味地笑,摩挲着里的烟,浑身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

李盛在他身边多年,知道此刻,陆廷深在算计着什么。

忽地,一阵惊呼声响起,陆廷深敛下表情,走进房间。

应珊珊坐起来,看见陆廷深的那一刻,尖叫声更甚了。

“你……”

陆廷深冷笑,走到她身边,“怎么?话都不会说了,真被吓傻了?”

“你才傻!我正常得很!”应珊珊气鼓鼓。

想起刚才的经历的事,她现在都觉得害怕。

但没想到,她竟然平安地躺在这里,她明明看见,飞爆炸了,不过那时,她已经跳下去了。

想到了什么,她抬头看着陆廷深,“是你救了我?”

因为知道飞要爆炸,所以在她的脚上绑了降落伞,把她推出去,至于后来,肯定也是他把她救起来的。

她有点不敢承认这样的事实,低垂着脑袋。

“是吗?正常的话,就该履行你的职责了。”陆廷深好整以暇地坐下来。

应珊珊心里顿时有很不好的预感。

她环顾着四周,紧紧地揪着床单。

“你要我做什么?”她冷静下来问。

飞是她主动求这个男人让她上去的,后来这个男人又救了她,她该是要报答他的。

只要不太过分,她都尽量做到。

但对上陆廷深的视线,应珊珊心里一阵发ao。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李胜进来报道,“少爷,外面有人找小姐。”

“什么?”应珊珊顿时退到了一边。

应家的人……找来了?

“小姐,是之前追踪你的人。”

应珊珊咬唇,看了眼陆廷深,忽地计上心头,扑过来就把他压倒,顿时,陆廷深在下,黑眸冷冽地眯起来。

应珊珊咧嘴笑了笑,主动抱住他,“大叔,帮我一下嘛。”

“谁是大叔?”陆廷深不满地皱眉,这称呼她叫上瘾了?

应珊珊嘿嘿了声,立刻就开口,“少爷,你就和我稍微亲密一点点,把外面的人赶走就可以了。”

“他们为什么追着你?”陆廷深沉声问。

应珊珊眼珠子转了转,没有回答。

逃婚的事,她不能说出来。

“不说的话,就自己出去解决。”陆廷深冷漠地推开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高挂起的模样。

应珊珊皱起眉,她要是能解决,之前也不会上他的飞了。

“反正你不帮我解决,他们就会一直在这里闹,你也没法清净。”应珊珊威胁道。

闻言,陆廷深猛地就捏住了应珊珊的脖子,对于这个nv人而在再而的威胁,他向来不会容忍。

“,你好大的胆子!”他Y沉地盯着她。

顿时,应珊珊只觉得浑身被冷意笼罩,男人的眸光仿佛要把她撕碎。

她噎了噎,有些怂了。

但是,让她独自出去,就等于是自投罗。

只是,告诉这个男人,他会帮她吗?她可是还欠着他呢。

踌躇间,她也只能坦白,“他们是要抓我回去嫁给一个老头子,少爷,你就帮我把他们赶走,我肯定会报答你的。”

闻言,陆廷深的眸光顿了顿,应家的nv人,结婚……

他脑子里一闪而过什么,眸光落在应珊珊标致的脸上。

老爷子安排的未婚Q,是她?

可刚才她说的是一个老头子,陆廷深狭长的眉眼皱起,他有这么老?

烦躁地松开应珊珊,陆廷深背对着她。

应珊珊只觉得没有希望了,这一次回去之后,继母肯定不会再让她有会跑出来的。

她的脚步慢慢地挪动,打开门的那一刻,陆廷深眉眼一动,把她推向墙壁,颀长的身影靠过来,把她挡得严严实实。

外面站着数十个保镖,最前面的男人样貌俊朗,气派不凡。

应珊珊隔着不远的距离,视线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

她踮起脚尖,抱着陆廷深的后脑勺就吻下去,当着那么多人,她紧紧地闭上眼睛,陌生的气息包围着她,她下意识要退开。

陆廷深却紧紧地按着她,加深了这个吻。

章节目录 第三章他真的帮她 第章他真的帮她

吴泽轩平静地看着拥吻的两人,拳头却紧紧地握着,似乎在克制。

“小姐,老爷让我带您回去。”吴泽轩开口。

应珊珊抱着陆廷深,冷漠地开口,“我不会回去结婚的,你告诉爸,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小姐,您还是亲自回去跟老爷说。”吴泽轩眼底的怒意浮起,并不退让,眼神示意后面的保镖上前来抓人。

可刚走上前,陆廷深就把应珊珊拥在了怀里,薄唇勾出冷笑,“我的人,你们要想带走,可没那么容易。”

应珊珊讶异地看了眼陆廷深,没想到……他真的帮她。

一时间,心里情绪复杂。

“这位先生,还请您不要cha。”吴泽轩开口。

陆廷深眉眼冷漠,身后的李盛生前,挡住了J个保镖的视线,J乎是分秒之间,已经摞倒了J人。

吴泽轩眼神微变。

应珊珊沉沉地看着他,“吴助理,你回去吧,不然你的下,可都要跪在这里了。”

这个男人的背景她不知道,但是刚才看李盛的身,显然和那些保镖不是一个档次的。

可能,就算是吴泽轩也不是他的对。

应珊珊眼底的担忧一闪而过。

“没接到小姐回去,我是不会走的。”吴泽轩很坚决。

上前,就和李盛对峙。

李盛面无表情,拳头抬起,眼看着就要怼过去,顿时,应珊珊推开了陆廷深,拦住了他。

“别……”她脸上的担忧浮起。

陆廷深皱眉,脸Se顿时冷冽下来。

李盛顿了顿,暂时不敢有动作。

“我爸究竟给了你什么,你这么听他的话?”应珊珊说着,眼眶有些热。

她的语气是颤抖的。

她被应家推出去结婚,第一个反对的人不应该是他吗?

可偏偏,他竟然帮着父亲囚禁他,追踪她。

他是她喜欢的人啊!

“小姐,我一直在应叔身边工作,我是他的人。”吴泽轩没有看她,脸Se紧绷着。

闻言,应珊珊笑了,忍着眼泪,满眼都是讽刺。

“那我告诉你,我死都不会回去的。”应珊珊冷声道,扭头就牵住陆廷深,对上他冷峻的脸,她眼底露出期盼。

陆廷深自是看得懂她的请求,但是刚才那一幕,他很不高兴。

紧紧地反扣住应珊珊的腕,他命令李盛,“处理好。”

“砰”地一声,他关上房门,顿时,只有他和应珊珊。

应珊珊深呼吸,靠着房门,她清晰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吴泽轩的哀嚎声一阵接着一阵响起。

心脏仿佛被生生捏住。

“他会有事吗?”她呢喃着。

陆廷深把她抱到沙发上,应珊珊露出慌乱,刚才男人力气很大,怒意很明显。

“你觉得呢?”他冷漠地挑眉。

“你不要伤害他好不好?”应珊珊着。

陆廷深冷哼了声,“那你就滚出去。”

应珊珊撇撇嘴,这男人生起气来,也是绝了。

“不滚,我不说就是了,刚才谢谢你。”应珊珊真诚地道。

她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吴泽轩亲自过来,她对他失望,却又想念。

没多久,吴泽轩被李盛制F后,李盛进来向陆廷深报告。

“人已经抓起来了,少爷,怎么处置?”李盛看了眼应珊珊,这还是少爷第一次为一个nv人如此做。

“问小姐。”陆廷深按了按太YX,他向来是不管这些小事的。

应珊珊咬咬唇,“就把他们送回去北城吧。”

北城,是应家的地方,这里离北城有些远,想来,应家不会再轻易找到她。

之后,她得另想办法。

“这……”李盛皱眉,这岂不是放虎归山。

这些人,难保下一次还会再来抓应珊珊。

“嗯。”陆廷深却是破天荒地同意。

李盛不敢忤逆,不由得多看了眼应珊珊。

……

晚上,陆廷深出去办事,应珊珊偷偷看着外面,盘算着偷偷离开,时间差不多,她和李茵打电话。

“我现在出来,你的车到了吗?”

“就在你发给我的定位那里,车牌号xxx。”

“对了,是谁救了你?”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反正和我没关系,我现在下来……”应珊珊走进电梯,顿时松了口气。

负一层,在会所的陆廷深看着房间的视频,应珊珊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线里。

薄唇冷漠地勾起,他吩咐李盛,“把吴泽轩丢出去。”

酒店外面,应珊珊刚走出门口,门前躺在外面的男人让她刹住脚步。

吴泽轩鼻青眼肿的,腿上更是受了伤,血已经浸S了K子,触目惊心。

应珊珊顿时一阵慌乱,蹲下来,扶着吴泽轩,“泽轩……你……”

而他已经昏迷过去了。

半小时后,医院。

应珊珊等在诊室外,刚才吴泽轩受伤的模样,她还是第一次看见。

他的身向来都是极少人能够对抗的,这一次,却是伤得这么重。

她一阵懊恼。

一直在响,都是李茵打来的,应珊珊胡乱地抓起。

“珊珊,你怎么没上车!”李茵担忧地问。

“泽轩受伤了,我在医院……”

“吴泽轩?你G嘛管他,珊珊,你这样会暴露自己的,赶快走。”李茵提醒道。

应珊珊可是好不容易才出来的呢。

可她现在全部心思都在吴泽轩上,他血淋淋的样子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徘徊,她捂着眼睛,不敢回忆。

这时,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没多久,应家的保镖跑过来。

应珊珊愣了愣,反应过来立刻往安全楼梯走,一直跑到出后门。

外面,停着一辆黑Se轿车,仿佛早就在这里等着。

陆廷深听着李盛的报告,“吴泽轩在酒店外面故意伤了自己的腿,假装晕倒了,应该是想缓住小姐。”

“他倒是能耐,你查查他的背景。”陆廷深眼底的冷漠浮起。

这时,应珊珊向这路上唯一的轿车走来,她是跑不过那些保镖的,只能祈祷车里有人能捎她一程。

只是开门的刹那,她就愣住了。

这男人……怎么又是他。

还真是Y魂不散。

咬咬牙,她爬上后座,脸Se是真的慌乱。

章节目录 第四章你的保证太不值钱 第四章你的保证太不值钱

陆廷深勾唇,抬起她的下巴,“怎么,这一次,又想解P带威胁我?”

应珊珊眼角chou了chou,看向男人的腰腹,他今天穿的是休闲K,没有扣P带。

“不是。”应珊珊顿了顿,关上车门,刀子从她的袖子里甩出来,这是她刚才情急之下拿的,就为了和那些保镖对抗。

没想到,现在是来威胁这个男人。

“少爷,我以后真的跟着你了,我保证。”她的刀就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倔强地看着他。

她在赌。

这个男人知道她是应家的人,所以才会让她上飞。

她堵他和应家应该是有些关系的,不然不会这一路放纵她。

“,你的保证太不值钱了。”陆廷深懒懒地道,之前,应珊珊不也保证了会留在他身边,转眼还不就是跑了。

在他这里,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不是的,我无路可走了,我真的不想回家嫁给一个又丑又肥的老头子。”应珊珊闷闷地道。

“所以,你想嫁给我?”陆廷深盯着她的眸子,嗓音玩味。

顿时,应珊珊抬起头,他说什么……

嫁给他?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应珊珊立刻摆摆。

外面,保镖已经把轿车团团包围,应珊珊无力地靠着椅背。

陆廷深挑眉,她上的刀子已经轻微地割到了肌肤,他皱眉,一把抢过她的刀子。

“nv人,别乱动。”他帮她扣好安全带,吩咐李盛开车。

顿时,应珊珊一个激灵,眼睁睁看着自己坐的车以急速往前驶去,两边的保镖被这速度吓得腿都软了,滚到了两边。

她拍了拍X脯,紧紧地抱住心惊R跳的自己。

还是熟悉的酒店。

应珊珊看着面前李盛递来的件,又狐疑地看着陆廷深,这是什么……

“临时nv友协议”六个字印入眼帘。

“应小姐,这段时间,少爷可以保护你的安全,不让你的家人找到你的行踪,但同时,为了报答少爷,你需要履行这份协议。”李盛在旁边解释。

应珊珊眼角chou了chou,缓缓翻开,里面提到应珊珊必须二十四小时和陆廷深在一起,不仅限于拥抱,亲吻……

看着看着,应珊珊瞪大眼,这怎么可能!

她立刻把协议拿开,坚决地摇头。

“我不答应。”这二十四小时在一起,那岂不是两人连睡觉洗澡都要在一起?

她扭过头,却是想到,为什么眼前这个看上去身份显赫的男人,需要一个临时nv友?

“你为什么?”她一向藏不住话,忍不住问出来。

“你不需要知道,既然小姐不签协议,那我们就好好算算这笔账。”

“什么?”应珊珊错愕,就听到李盛在她身边开口。

“少爷的S人飞是从来不对外载客的,但既然小姐登了,按照国内S人飞同等级贵宾舱的价格,是十五万一个小时,而小姐的航程是个小时,一共四十五万,这里是少爷控G的六星级酒店,按照对外报价,是二十五万一晚,小姐住了一晚,再加上这一路上的J通费,一共是一百万。”

一百万?!

应珊珊呆住了,她这两天花了这么多钱了吗……

她的钱平时都是自己打工**赚的,现在花的差不多了,就只能向李茵借。

这一百万,她哪里还的上。

脸Se苍白下来,应珊珊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她只能和陆廷深签下协议。

“我签了协议,这一百万就不存在了吧?”应珊珊看着他。

“自然,你是我的nv人,我的所有一切,都是你的。”

应珊珊脸上并无波动,她没想和陆廷深真的发生什么,反正协议结束,两人就一拍两散。

两个字落在签名处,李盛怀疑地问她拿身份证。

应珊珊僵了僵,有些不自然地道,“身份证被扣在家里了。”

陆廷深倒也没追问,因为很快,李盛就把她的资料详细地调查出来了。

应珊珊,年龄21,北城大学建筑学院的学生,应家的大小姐,并不是他要娶的未婚Q。

他敛下眉眼,视线暗沉。

……

晚上,应珊珊吃完晚饭,陆廷深和李盛还在房间里开会。

她进去房间,陆廷深的动作很快,衣柜里已经放了不少大牌的nv装,而且还都是她挺喜欢的。

总觉得,陆廷深似乎很了解她。

但她从来没说过真名,也没暴露过自己的身份……

迷迷糊糊地想着,应珊珊渐渐就睡着了,陆廷深进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解开衬衫,注意到床上的nv人,他脚步顿住。

这时,风吹起了窗帘,对面的人影和摄像头落入他的眸底。

他眉眼骤冷,伏在应珊珊的上方,背影看上去颇为亲密,似在和她亲吻。

他的搭在她的腰上,把她整个人揽在怀里,近在咫尺的距离,应珊珊不施粉黛的小脸让他有些愣神。

她的P肤很好,眼睛细长,鼻子精巧,樱唇粉粉xNN的,让人想要一尝再尝。

怀里的娇软又那么舒F,陆廷深眼神顿了顿。

这时,应珊珊忽地睁开眼,对上男人的视线,立刻就推开他。

她怎么……在他怀里。

“你……你走开点。”应珊珊怒瞪着他。

陆廷深笑了笑,G脆就把她压在身下,长指抚摸着她的头发,眸光深邃,“,这么快就忘了自己签的协议?”

应珊珊顿时没了声音,但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就算是和吴泽轩互相喜欢,两人最多也只是牵过,哪里有过这样的尺度。

“那你别压着我。”应珊珊觉得自己要透不过气了。

“你喜欢在上面?”陆廷深挑眉。

闻言,应珊珊瞪大了眼,反应过来陆廷深的意思,脸Se爆红。

她这次真的把他推开了,“我不喜欢。”

“要习惯我在身边,知道吗,。”他喊她名字的时候,总是低沉缱绻,仿佛,她是他捧在心里宠的nv人。

可应珊珊看得到,他眼底的清明冷漠。

深夜,应珊珊睡在了床的一脚,整个身子缩起来。

章节目录 第五章主动握住他 第五章主动握住他

“廷深,那个nv人是谁?”顾振山单刀直入地问。

显然,刚才陆廷深被**的照P已经落到了顾振山上。

而且,他最近的动作也逃不过顾峰的眼线。

“是我的nv人。”陆廷深淡声道。

“nv人?别忘了,你是有未婚Q的!”顾振山义正言辞地道。

“爷爷,我不是玩,应家的那个nv人我没兴趣。”陆廷深不耐烦地道。

“没兴趣你也给我娶,爷爷已经看过了你们的生辰八字,是最旺你的。”

“都什么年代了,我不相信这些。”

“这是家族的规矩,你一天是顾家的人,就必须要遵守。”顾志诚一副无法反驳的语气。

陆廷深按了按太YX,他不跟顾家姓,从小被顾家排斥,婚姻的事,就更不会任由顾家摆布。

他淡声道,“爷爷,你知道我的X子,该结婚,也是大哥先结了。”

挂了电话,陆廷深冷漠地回去房间,柔和的光线里,应珊珊脸上出了不少汗。

他皱眉,疾步走过去,应珊珊一直在低声呢喃着,紧紧地抓着床单,很是不安。

“妈妈,是谁……是谁把你推出去的……”

陆廷深低下头,听到了她的声音。

“妈……不要离开我……”

陆廷深的被她紧紧地握住,她一直靠过来,最后抱住了他。

男人皱了皱眉,夜里,他只能靠着床头,整张床都被应珊珊占住了,他垂眸,视线浮动。

翌日,天亮。

应珊珊醒来的时候,印入眼帘的是一具赤x的X膛,X肌分明,X感B人。

她眨眨眼,眸光往下,陆廷深英俊完美的脸在她面前放大。

他……他怎么会睡在她旁边!

而她的,竟然主动握住他!

一定是在做梦!可意识那么的清醒,应珊珊忍不住在心里哭泣。

陆廷深早就被她的动静吵醒了,睁开眼,应珊珊的眼神满是怨恨,一副想要把他撕了的样子。

“陆廷深,你什么时候上来的。”应珊珊质问他。

昨晚,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一晚上就这样过去了。

“你做噩梦的时候。”陆廷深淡漠地道,起来就进去浴室。

应珊珊看了眼自己穿着整齐的衣F,松了口气。

她做噩梦了?

自从母亲离世之后,她断断续续都会梦到母亲,昨晚,发生了什么……

她不想去问陆廷深,反正没事发生就好。

这时,旁边响起一阵**,是她的电话。

来电显示吴泽轩。

她皱眉,接起来。

“大小姐,你闹够了。”吴泽轩已经离开医院,现在在应家。

保镖们寻找的线索全都断了,而且,现在应家安排的人全都没法离开北城,显然是被一G势力遏制住了。

吴泽轩迫于压力不得不亲自打电话过来。

“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珊珊!”吴泽轩着急,便是叫出了她的名字。

应珊珊顿了顿,看了眼浴室的方向,她走出Y台。

“你有完没完,应家就没其他事了吗,你就只想带我回去?我回去了,你就打算眼睁睁看着我嫁人是不是。”应珊珊气急地道。

吴泽轩短暂的沉默,紧紧地握着拳头,这件事,也不是他一个下属能左右的。

“大小姐,老爷因为这件事已经气得生病了,应家现在处处被压制,婚约的事迫在眉睫。”

“泽轩,你跟她说那么多G嘛,她这是良心被狗吃了吧。”里忽地传来二小姐应婧媛的声音。

应珊珊皱眉,“你和小妈盘算的事我都知道,应婧媛,我不会让你得偿所愿的,这个婚你自己结去!”

话落,应珊珊捏断通话。

这桩联姻,本来该是应婧媛和那个男人结婚的,但应婧媛向来是应家的宝贝,父亲和小妈都不舍得让她嫁给那个老头,所以,便是打算让她替嫁。

可这么多年,应家从没对她好过,现在有事了,倒是想起她了?

她才不会让他们如愿!只要下个月婚礼的时间到了,应婧媛就不得不推出去联姻,到时,看她还想找谁去顶替!

……

白天,陆廷深一直没露面,直到傍晚的时候,李盛才拿着一套礼F进来,让她和陆廷深一起出席一个酒会。

应珊珊顿了顿,还有些不适应。

她想拒绝,可是想想自己签的协议,根本就拒绝不了。

应珊珊换了黑Se的礼F,是大露背的设计,衬得她蝴蝶骨盈盈动人,P肤白x皙。

站在镜子前,她看着略施粉黛的自己,她从未这样的打扮过,以前应家但凡有宴会出席,只会是应婧媛参加。

而她在应家人眼根本上不了台面,不过,这些都不是应珊珊在乎的。

她深呼吸,穿上高跟鞋,半小时后来到举办酒会的酒店门口。

门口守着不少记者,闪光灯此起彼伏,应珊珊皱了皱眉,她并不适应这样把自己暴露出来。

但是,她知道陆廷深的意图,他需要他和她亲密得高调。

踏出轿车,应珊珊挽着陆廷深的臂弯,本以为他会是媒T眼的焦点,但出乎意料的是,两人并未有任何的镜头,记者们的目光都在其他人身上,这让应珊珊松了口气。

酒会布置得奢华高档,陆廷深始终在一角,漫不经心地喝着香槟,半小时后,李盛过来,在陆廷深耳边低语,他始终脸Se淡漠。

应珊珊规规矩矩地也没说话,没多久她的视线都被不远处走进来的应婧媛吸引住,她一身纯白Se的抹X礼F,裙摆大开,笑容嫣然。

她皱眉,移开视线。

途去了趟洗间,应珊珊出来却是见到应婧媛在补妆。

“应珊珊,你怎么在这里?”见到她,应婧媛先开口质问。

应珊珊卑微的身份,怎么可能会来这样高档的地方。

而且,她身上的礼F还是她本来预定了却买不到的**礼F,现在竟然穿在了应珊珊身上!

应婧媛眼底的怒意蔓延。

应珊珊脸上没什么表情,过去洗,离开,一个正眼都没看向应婧媛。

但应婧媛才不会轻易放过她,忽地就抓住了她的礼F,“应珊珊,我问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章节目录 第六章运筹帷幄 第六章运筹帷幄

“我来参加酒会,不然呢,难道是来这里和你吵架?”应珊珊讽刺地勾了勾唇。

“我是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谁带你进来的?”她咄咄B人地问。

应珊珊笑笑,擦擦,“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应婧媛气恼,“好,今晚我就让人封锁这里,一定要把你绑回去北城!”

应珊珊倒是不怕,她就是莫名地相信陆廷深有这个能力,能把她平安带走。

“好啊,我等着。”话落,应珊珊施施然地离开。

只是,刚走J步,整个宴会厅刹那间漆黑下来,周围的惊恐声此起彼伏。

“啊!”

“我好像听到了枪声!”

“不会吧,大家赶紧往安全门疏散!”

应珊珊顿住脚步,只能用照出周围的路,但是人群很多,推搡着拥挤着,不少人跌在了地上就没起来过。

一下子整个现场乱成一团。

应珊珊贴着墙壁,稳住自己的身子,幸好她存了陆廷深的S人号M,此时只能给他打电话。

“我在a3门。”应珊珊紧张地道。

一波又一波的人往这边挤,她J乎站不住。

“就在那里等我。”陆廷深落下话。

这时,身边的李盛拉住陆廷深,“少爷,你不能再进去了!少的人已经在里面埋伏。”

陆廷深皱眉,J乎是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李盛,“你在外面等我,我只需要五分钟。”

李盛不是不相信陆廷深的身,而是,少爷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但是,看着他走远的身影,李盛沉沉地皱眉。

看见陆廷深过来,应珊珊立刻紧紧地抓住他的臂,“你……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嗯。”陆廷深沉稳地应了声,黑暗里,他握着她的,穿过密密麻麻人海。

应珊珊低着脑袋,怕踩到人,脚步有时追不上陆廷深,拖慢了他。

陆廷深不得不放慢速度,数着时间,推开安全门,这时,走廊里蹲着的一个nv人忽地站起来。

“带我……带我出去……”应婧媛显然很慌,胡乱地抓住了陆廷深的衬衫,这里黑漆漆的,她根本不知道哪里是路。

除非有人熟知这里的路。

陆廷深皱眉,不得不停下脚步。

应珊珊看见她,顿时沉下脸。

只是,这里一P混乱,应婧媛在这里的确有危险。

“跟上我。”陆廷深命令,始终牵着应珊珊。

拐角处,人眼看着就要冲出去,窗口忽地传来一阵枪声,紧接着玻璃窗被打碎,渣滓四散飞来。

应婧媛尖叫一声,便是躲在了陆廷深的身后,撞上身旁的应珊珊,此刻才看得清她的样子。

她错愕地看着她。

应珊珊面Se平静,玻璃碎有些落在了她的身上,陆廷深转身,眸光有些冷。

“别动。”见她的要去碰,陆廷深立刻制止。

应婧媛的却已经碰到了那些玻璃渣,顿时,指尖立刻发黑。

陆廷深皱眉,先把人带出去,李盛看到少爷出来,才松了口气。

应珊珊坐进车里,应婧媛有些别扭地站在外面,陆廷深显然没有要带她走的意思。

但她看着应珊珊,又看看陆廷深,哪里放过这样的会。

前门已经被封锁了,她现在联系不上司,在这里太危险了。

“姐姐,你送我一趟吧。”应婧媛看着她,还是第一次如此哀求应珊珊。

应珊珊顿了顿,视线落向她的,显然是毒了。

幸好陆廷深提醒她不要碰那些玻璃渣,只是,这个酒会怎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来不及细想,应婧媛已经挤上来,陆廷深冷声命令,“等会会有司送你离开。”

话落,李盛已经被她拖出车外。

应婧媛从未如此狼狈过,她是应家的千金小姐,从小就是被捧在心里宠的。

哪曾被人这样嫌弃过。

她怨恨地瞪着应珊珊,“姐姐,你就是这样对待MM的。”

“这不是MM你教我的吗?”应珊珊淡漠地转过头,关上车门。

陆廷深看着她,又看看应婧媛,眼底有些波澜。

他的,还握着应珊珊。

她挣扎了下,推开他。

陆廷深不满,注意到她裙子上玻璃碎,拿出帕,专注地帮她把碎P挑走。

应珊珊僵住,这样近的距离,陆廷深英俊的脸在她面前放大,她能清晰看到他修长的指尖,正停在她X口的位置,上面,有一道碎P。

“陆廷深……”应珊珊脸颊微红,她是穿的v领,他的指尖,正落在她的匈上。

仿佛是电流般划过全身,应珊珊颤了颤,忍不住移开脸。

他的指尖很热,隔着裙子,燃烧着她。

“怎么?害羞?”他看出她的表情,薄唇勾出些晦暗不明的笑意。

“你快点!”她怒道,这男人的,怎么磨磨唧唧的!

陆廷深却像是故意耍她的一样,G脆不动了,感受着她的温度,他心弦微动。

她身上没有喷香水,但却有淡淡的香味蔓延开来,甚是好闻。

他凑近她,隔着帕,动作很慢。

应珊珊觉得自己仿佛是在被凌迟。

“好了。”半晌,陆廷深才把碎P都挑走了,应珊珊觉得自己全身简直都要烧起来了。

好热。

陆廷深又何尝好受,坐直身子,他压抑住自己的某处,眼底的灼热越来越强烈。

一丝丝暧昧的气氛浮动着。

“谢谢。”应珊珊顿时退到J乎贴着窗户的位置。

陆廷深不满地皱眉,长臂一拽,顿时应珊珊又被拉到了他的身边。

“动什么。”

“你别靠那么近。”她脸Se更红了。

陆廷深玩味地盯着她的脸Se,长指捏住她的下巴抬起,顿时,应珊珊不得不对上他的视线。

“怕我?”他沉沉地问。

应珊珊顿时摇摇头,她才不怕他!

“那你躲什么?”

“我只是好热。”应珊珊说出心里话。

刚才发生的一切还惊魂未定,她紧张的一直在冒汗。

可是看刚才陆廷深那么淡定的样子,难道他早就知道会出事?

她不由得看向身侧的男人,从始至终,他都没露出过一丝的害怕和紧张。

是他X格如此,还是运筹帷幄?

章节目录 第七章自投罗网 第章自投罗

“陆廷深,那些人是不是针对你来的?”应珊珊猜测。

从进去酒会她就一直在陆廷深身边,而陆廷深似乎从来也不融入这场酒会,始终单独呆着,期间李盛一直在暗给陆廷深发信息,似是在谋划些什么,后来她从洗间出来,陆廷深对这里的环境这么熟悉,轻而易举就把她带了出来,而李盛早就在外面接应。

一切,仿佛都是计划好的。

“是。”男人也没反驳。

应珊珊沉下脸,那陆廷深不就等于是把她也暴露在危险?

“你究竟是什么危险分子,一整天被人追杀。”应珊珊忍不住问。

“害怕?嗯?”陆廷深咀嚼着她的话,薄唇勾出些笑意。

应珊珊沉默,这J天发生的事足够让她惊心动魄,能不害怕吗?

可她就不想在陆廷深面前示弱。

……

回到酒店,应珊珊接到应婧媛的电话,她刚被送过去场。

“那个男人是谁?”应婧媛还在追问。

应珊珊笑笑,睨了眼陆廷深的背影,细声道,“你该不会看到是个异X在我身边,就感兴趣吧?”

“你说什么!”应婧媛生气,“我才不感兴趣,不过,你G引男人倒是真有一!先是泽轩,后又是其他人,看来,你是不甘寂寞吧?”

“是又怎样?你也是最近要结婚了,怎么还这么闲八卦我的S事?”应珊珊冷声道。

“应珊珊,结婚的是你,爸已经说了,让你嫁过去,是你嫁过去!”应婧媛一再强调。

“那我也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嫁的,我也不会帮你瞒着顾家,就算真有嫁过去的一天,我也会闹得天翻地覆,应家无法收场!”应珊珊冷声道,她现在可不像小时候那样,默默忍受她们的欺负。

应婧媛气急,偏偏现在应家的人调动不了,她抓不了应珊珊回来!

而应珊珊的话,也真的让她慌了!

应婧媛眼底的狠厉一闪而过,吩咐助理,“我要今晚出席酒店所有人员的名单!”

她就不信查不到那个男人的身份!

挂了电话,应珊珊站在Y台,鼻息间仿佛还萦绕着陆廷深身上的烟C味,她甩甩脑子。

可不想沾上陆廷深的气息。

忽地,陆廷深从后面抱住她,应珊珊躲不及,被他困在栏杆之间。

无处可逃。

“还在害怕刚才的事?明天我们就回去北城。”陆廷深开口。

闻言,应珊珊皱眉,她就是从北城过来的,为的就是躲应家的追踪。

现在回去……

她脸上露出为难,要不然……陆廷深自己回去吧?

察觉到她抗拒的心思,陆廷深扭过她的脸,眼神危险地眯着,“你跟我一起回去。”

完全是命令的语气。

“不行,我不能回去自投罗。”

“你不相信我?”陆廷深的语气Y沉下来。

就算在北城,想要动他的人,也是难上加难。

应珊珊沉默,她为什么要相信一个只认识J天的男人……

或许,他利用完她就把她踢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应珊珊一想到这就有些失落。

“你只有两个选择,一,跟着我,二,我把你送回去应家。”

“你这哪里有选择!”应珊珊瞪着他,不得不屈F于陆廷深。

她用力推开他,摔门就走出去。

回去回去回去……

回去就回去吧!

应珊珊一路走出来,她现在不想和陆廷深待在一起,下去了酒店的餐吧,随要了杯威士忌。

陆廷深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甩脸Se,可并不那么生气,刚才应珊珊那副发脾气的样子,竟是让他想纵容。

十五年前的一些模糊的记忆浮起来,也是同样顽P的nv孩,总是和他唱反调,处处反驳她。

他吩咐李盛派人看好她,才回去书房处理公事。

“少爷,你现在回去,老爷子可是一直盯着你。”李盛提醒。

顾家的根基就是在北城,但陆廷深的产业主要在南城,这次回去,岂不是遂了老爷子的愿,真要结婚了?

“老既然这么按耐不住,我在这边会更危险,回去顾家,他不敢轻举妄动。”陆廷深思索道。

“对了,酒店那边已经把会场清理好了,但并不是老的人。”

这J年陆廷深的产业越做越大,而顾氏却是在走下坡路,老爷子才终于对这个儿子开始另眼相看。

他从小不跟顾家姓,在顾家毫无存在感,只是,顾家已经有人察觉到他了。

而且现在陆廷深虽然低调,但这么多年来,他做事段狠厉不留情,这其也是惹了不少人。

有些事,该来的还是要来。

“继续查。”

深夜,陆廷深从书房出来,房间空无一人。

他皱眉,下去餐吧。

应珊珊踉踉跄跄地走出来,见到陆廷深,忍不住开口,“唔,怎么是你!”

她喝得不多,但酒精上脑,见到陆廷深胆子就更大了。

陆廷深抓着她的,闻到她身上的酒味,不满地皱眉。

“?”他喊她。

“唔……你叫我?陆廷深,我告诉你,我不回去北城,不回去……”

“别闹!”陆廷深一把横抱起不安分的nv人,一路上去房间。

迷迷糊糊的视线里,陆廷深英俊的脸在她面前放大,应珊珊只能抱住他。

一进房间,她打了个酒嗝,人也清醒了不少。

陆廷深一脸不满,脸Se也冷下来。

应珊珊看着陆廷深,有些怕。

这个套房只有一个卧室,昨晚她是睡着了,但今晚,她现在很清醒。

她主动开口,“我睡沙发就好了。”

陆廷深皱眉,“进去睡。”

“男nv授受不亲,少爷,既然房费是你付的,我将就一下就可以了。”应珊珊撇清。

她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要是让她自己去开一个房间,她就更乐意了。

陆廷深危险地沉下脸,指尖轻而易举就揪住了她的裙子,应珊珊被他丢到了沙发上,好一阵狼狈。

“陆廷深……”

“脱了裙子!洗澡!”他命令。

应珊珊撇撇嘴,这么凶G嘛,她脱裙子,他能不能避开一下?

她定定地看着他。

章节目录 第八章迁就 第八章迁就

“就在这里脱。”

“那你出去!”

“这是我的房间!”陆廷深皱眉。

“那我去浴室!”应珊珊怒道,只是刚跑进去,地上淌着水,她顿时就摔倒了。

陆廷深捏着眉心,这nv人就是会惹麻烦。

他走进去,把她抱到浴缸,应珊珊的裙子已经滑下来,风光一下子撞进他的眸底。

他眼神灼热。

察觉到男人的视线,应珊珊立刻捂住自己的Xx部,另一只挡住陆廷深的眼睛。

只是,他的视线仿佛要穿透她的掌心。

陆廷深顿了顿,轻而易举就把她的拿开,他把她B到浴缸一角,应珊珊的裙子被他完全地拽了下来。

她的美好悉数落进他的眸底。

他扣住她的肩膀,薄唇碰到她粉xN的樱唇,应珊珊无路可退,只能被迫接受着他的气息。

“这里没有别人,需要演戏吗?”应珊珊无辜地眨着眼。

陆廷深气息早就乱了,只能站起来,“这是提前练习。”

落下话,他走出浴室,到了另一个房间去洗澡。

脑子里不断地回放着应珊珊姣好的身T,久久不散。

刚才,他清晰地看到了她耳后的梅花胎记,就是她,就是她!

他一拳打向墙壁,仿佛这样,才能把心里的火浇灭。

这一晚,应珊珊独自在卧室里,脑子里乱得向打劫,她翻出,想给吴泽轩打电话,可还是放弃了。

她似乎,也没这么想他了。

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是热辣辣的,她把空调调低,一直缩在被子里,直到天明。

陆廷深早上过来的时候,触目的是应珊珊冰冷的身T。

她睁开眼,脸Se很苍白,对着陆廷深的脸,一下子没忍住就打了个喷嚏。

男人顿时沉下脸,这一进来,连他都觉得冷,更何况应珊珊。

这nv人,就不会顾着自己的身T?

他关了空调,看了看时间,差不多登了。

应珊珊急急忙忙起来收拾,只是一直走一直打喷嚏,好难受。

“活该。”陆廷深白了她眼。

应珊珊气鼓鼓,还不是他害的!昨晚莫名其妙亲她,亲的她发热!

对上她的视线,陆廷深脑子里闪过昨晚的吻,只要一想,那种感觉就很强烈。

他有些别扭地转过头,拥住应珊珊的肩膀,“走快点!”

“我生病了!你得迁就我!”

陆廷深:“……”

谁惯得她?

……

北城。

陆廷深一下车,顾振山就安排了车停在外面,他没上去,甚至没往那边走。

李盛在副驾驶座忍不住开口,“少爷,老爷的人早早就在等着了。”

“不用管。”他低沉道。

李盛便不敢再开口。

陆廷深在北城有房产,位于市心的繁华地段,他先过去公司,应珊珊站在大楼前,抬起头。

眼前深蓝国际四个字印入眼帘,这就是陆廷深的产业?

这J天在他身边,她知道他工作很忙,事情很多,而且,似乎做的产业很大。

“我……我想回去学校。”应珊珊拉住他。

看着陆廷深似乎带她进去,她并不想。

“现在是八月初,没有开学。”陆廷深沉声道。

“我总不能一直在你身边,你也要工作。”应珊珊想了想道。

他去上班的时候,她总可以做自己的事了吧?

“我工作的时候,你就在身边。”

应珊珊噎了噎,被陆廷深扣着腕,她不得不跟着他直达顶层。

电梯打开,门口站着一位容貌年轻的nv秘书,恭敬地弯腰,“陆总。”

眸光落向应珊珊的时候,眼神顿了顿,继而冷下来。

陆廷深从未带过nv人上来办公室,这个nv人,是什么背景?

“陆总,所有紧急的件已经都放在桌子上。”苏晓边走边报告。

陆廷深应了声,走进办公室便“砰”地关上门。

顿时,整个空间只剩下他和应珊珊。

应珊珊有些局促,百无聊赖地坐下来,苏晓一直进进出出办公室,应珊珊只觉得她的视线每分每秒都要把她冷冻。

这敌意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这位小姐,您需要喝点什么?”一个小时后,她才过来礼貌地问。

“柠乐就好。”应珊珊随口道。

“抱歉,我们这里只有红酒和瑞士咖啡。”苏晓眼底闪过些讽刺,她一眼就看得出应珊珊穿的是某淘上的那些爆款衣F,就这种品味,陆总看得上?

“那温水有了吧?”应珊珊道。

苏晓这才出去,只是踩着高跟鞋,神Se颇为高冷。

没多久陆廷深要去开会,苏晓被留下,她顿时就坐到了应珊珊身边。

“你和顾总是什么关系?”她貌似不经意地问。

“我们啊?”应珊珊皱眉,那份协议的内容是保密的,所以她不可能说出她和陆廷深是协议情侣关系。

“没什么关系。”应珊珊淡淡道。

苏晓才不信,知道陆廷深开会没那么快,她冷声道,“你想要在陆总身边,可没那么容易,我劝你最好识趣。”

就连她这个高材生,也未能入陆廷深的眼。

更何况现在这个Hao丫头,一看就是个没毕业的学生。

闻言,应珊珊笑了笑,原来这秘书是以为她和陆廷深有什么亲密关系……

就因为这个原因她讨厌自己……

“我当然识趣,我可是盼着你家陆总早点甩了我呢,可他怎么就一直缠着我。”应珊珊故意挑眉,顿时惹得苏晓怒得跳脚。

她可是不喜欢莫名其妙地被甩冷脸呢。

苏晓瞪着她,一怒之下上的温水就泼到了应珊珊的脸上,“你这个不要脸的nv人,陆总只是玩玩你而已。”

应珊珊擦了擦脸,她刚才就知道这秘书在深蓝国际位高权重,陆廷深颇为信赖她。

但这把戏,还真是太N了。

“苏秘书,顾总平时就是这样教你对待客人的?看来这深蓝国际的素质也不怎样。”应珊珊站起来。

闻言,苏晓脸Se变了变。

“我就是看不惯你勾搭陆总!”她反驳。

“那陆总允许你看不惯吗?你只是他的秘书,难不成,还有另一个更亲密的身份?”

苏晓沉默,她的确没有立场。

章节目录 第九章无话可说 第九章无话可说

应珊珊淡漠地冷笑,也不再说话,反正是陆廷深身边的人,也轮不到她来教训。

只是,就是被呛得有些不爽。

这时,应珊珊的响起。

“大小姐,老爷心脏病发,刚才下了病危通知书,我知道你恨他,但是这个时候,我还是希望你能过来。”

顿时,应珊珊身T一颤,“你说什么?”

“老爷心脏病发,正在抢救。”吴泽轩沉声道。

“我……我现在过来。”应珊珊脑子里一团乱,就算再怎么讨厌这场联姻,可是父亲出了事,她没法置之不理。

小时候,父亲还是对她很是宠溺的,只是后来叶薇和应婧媛被接回来,父亲却是对应婧媛更疼ai。

苏晓立刻拦着她,“陆总吩咐了,你不能走。”

“我留下来可是要G引陆总的,你能看下去吗?”应珊珊冷声道。

果然看见苏晓死死地瞪着她,应珊珊脸Se缓了缓,“不能看就让我走,还有,刚才你泼我,这里的摄像头看得一清二楚。”

苏晓踉跄着退后,这间办公室,她从来都没发觉竟然有摄像头。

而应珊珊只是第一次来就看见了,那要是陆总知道了……

她脸Se白下来,而应珊珊已经走远了。

来到医院,应家的人都在外面,应婧媛看见她,上前来挡住她,“应珊珊,你过来G什么!”

吴泽轩在应婧媛旁边,眼底的担忧一闪而过。

想要抬起的还是放下了。

应珊珊踉跄地退后了半步,眼神落向应婧媛,她满眼的冷意。

“我过来看看爸。”她冷声道,捂着脸,推开应婧媛挡着她的路。

但应婧媛丝毫不退让,“哼,别在这里猫哭耗子,你不是一直不肯回来吗?G脆就永远消失好了。”

“婧媛,安静点。”这时,应夫人叶薇走过来,瞪了她眼。

她看向应珊珊,沉声道,“珊珊,这段时间爸一直在找你,他这次发病,也是被你气的,你先回家吧,我想他也不想见到你。”

应珊珊咬唇,倔强地站在这里等着。

叶薇皱眉,给吴泽轩递了个眼神,让他把人带走。

吴泽轩却没动,站在应珊珊身边,显然是要护着她。

这时,术室的门打开,主治医生出来,“病人已经抢救过来了。”

应珊珊立刻进去病房。

应婧媛眉眼挑了挑,就是拦住,“你别想进去,我们一家人都不想见到你!”

应珊珊死死地咬着唇,他们一家人,她始终是被排除在外的。

“他是我爸!”应珊珊怒道。

“哟,你还知道是你爸?你可是想都没想过爸的身T,离家逃婚,生生把他气得病发。”应婧媛一副教育人的口吻。

应珊珊才不理她的话,应婧媛和叶薇向来不待见她,但是父亲发病,她心里担心的很,现在哪里能离开。

只是,过来J个保镖把她拦住,在叶薇的命令下,应珊珊是被拽着拖出医院的。

被丢到门口,她有些狼狈,却是一抬头就见到了一身黑衣黑K从车里下来的陆廷深。

她下意识地低下头,可不想被他见到自己的这副样子。

只是,已经太迟了,陆锦城冷漠地看着她,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就是感受到他的怒意。

单单是站在那里,就让人觉得畏惧,他总有这样的气场。

应珊珊咬了咬唇,扭过头,却是看见吴泽轩也出来了,便是扣着她的腕。

他让她过来,是想要她回去家里接受联姻吧?

碍于父亲的病情,难道她就要妥协?

跟着陆廷深,倒是还有自由。

她咬唇,这一刻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

吴泽轩脸上和身上都还有伤,她还清晰记得是陆廷深的人伤了他。

这一次要是还动,她更担心。

“过来。”陆廷深走近J步,声音一贯的冷沉。

盯着吴泽轩扣着应珊珊的,他眼底的冷意蔓延。

应珊珊皱眉,往吴泽轩身边靠了靠。

就是这个动作,彻底惹怒了陆廷深。

他的人已经把应珊珊和吴泽轩包围,他的脚步停在应珊珊面前。

她要退,陆廷深更快地扣住她,长腿一抬,旁边的吴泽轩被他忽然踹倒。

陆廷深的动作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吴泽轩跌倒的时候,李盛和保镖已经把他扣住。

应珊珊惊慌,视线一直都还看着吴泽轩。

“少爷,你别动他……”应珊珊下意识地抓住陆廷深的。

“你知道怎么做的。”陆廷深一脸冷漠。

应珊珊转过头,对上陆廷深的视线,心底一阵懊恼。

她刚才都做什么了?

她不应该再相信吴泽轩的!更不能回去应家!

“我跟你回去。”应珊珊强迫自己不再看向吴泽轩。

陆廷深拥着她,嗓音低沉,“为什么乱跑?”

他开完会回到办公室,苏晓紧张地告诉他拦不住应珊珊。

一得了空,她倒是敢逃走!

“我没有,我爸心脏病发在急救,我才过来的。”她解着。

陆廷深皱了皱眉,他已经调查过应家的事,再加上刚才吴泽轩和保镖扣着应珊珊,想来她是并没有看到应父。

“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都不能去,知道吗?”陆廷深不容置喙地把应珊珊带走。

现在应珊珊在他身边已经曝光,难免会有人会对她下。

闻言,应珊珊不肯,一直拽着陆廷深不上车,眼眶有些Sx润,她往回看,“我想留下来。”

“留下来你能进去吗?还是,你真想被应家利用?”陆廷深一字一句地戳破她的希望。

“我……我知道了。”应珊珊默默地点头。

不过明天,她还是要想个办法偷偷来见父亲。

没多久,轿车停在了一栋奢华的别墅门前,应珊珊看着周围的环境,心底闪过讶异。

看着陆廷深Yu言又止。

“怎么?”他皱眉。

“我想回学校住。”应珊珊再次提出。

她真不想和陆廷深住一起……

闻言,陆廷深不由分说地把她带进别墅,应珊珊的一直在挣扎。

“协议第九条,你必须住在我安排的地方,时刻和我在一起。”陆廷深清晰地念出协议的内容。

应珊珊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