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娟的故事1-9完整》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一章 “爸,你不要再结婚了,求求你了.”玉娟泪眼涟涟的望着父亲赵强,早就听同学和巷弄里的婆姨们说后妈厉害,再联想电影里那悚人的画面,她就不寒而栗. 赵强叹了口气,有些茫然.方当盛年的他一年前丧妻,平日里身边虽不乏女人,但每每暗夜里醒来,拥衾独卧,不免想入非非.再加上亲朋好友一再撺掇他再娶个女人,就有些儿心动,这阵子跟一个叫慧芳的刚对上了劲,想不到刚吐点口息,就让女儿顶了回来. “娟儿,给你找个妈不好吗你也好有个伴呀.”赵强劝着玉娟,“你别听别人瞎讲,哪天爸带回来让你瞧瞧.” “我不要后妈,爸,就咱们两人不好吗”玉娟噘着嘴端起饭碗走进了厨房. 赵强望着女儿那窈窕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摇了摇头,牵上自行车,用力一蹬,晃悠悠地上了中山北路.他这时是侨兴机械厂的副厂长,分管生产,也有风声说,他就要顶替现任厂长马达.他平日里平易近人,在厂里口碑甚佳,许多工人都想他来当这个家. 赵强像往常一样未进办公室,先到印模车间,他以前也是在这干出来的,是年年的模范车间. “赵厂长,你来了,”一个甜亮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不用转身也知道是车间主任林琳. “噢,小林,你也这么早.”他是提前来上班的,这时还不到七点半.“还不到上班时间呢.” “你不也这么早”林琳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林琳脸如满月,媚眼如丝,当年也是一朵厂花,很多年轻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后来也是赵强出面作主,嫁给了现在的供销科长李磊看特色小说就来网wdexiashu.cm. “嘿,说的也是.”赵强勉强笑笑. “你有心事,说给我听听,”林琳关切的凝视他,“别憋在心里,闷坏了身子.”其实她早就爱上了赵强,只不过赵强与他的妻子是情深意浓,她也知道插不上脚才作罢. “也没什么,你忙吧,我先走了.”赵强摇摇头,转身就要出门. “别忙着走,”林琳轻拉着他的手,一双凤眼火辣辣的瞪着他.“现在又没别人,咱们来聊聊.” “李磊还没回来吗”赵强问道,“小孩书念得怎样” “咱们不说这个,”林琳将身子轻靠在他的胸前,“听说你又要结婚了” 赵强闻到一股清香,不禁心下一荡,眼前的林琳就像熟透了的桃子,婚后的她虽说生了小孩,但仍是漂亮如昔,风采不减当年. “没那回事,别听人瞎说.”赵强的手已是搭在了她圆润的屁股上,只觉得滚烫滚烫. 林琳嘤咛一声,踮起脚尖就把樱唇往上凑,两人的嘴紧紧的吮吸着,舌头交织在一块,赵强的手猛的插到了她的下身,那阴部突起处,长满了又长又黑的阴毛,中间的那道缝已是湿润,淫水直流.赵强扒下她的裤子,掏出自己的家伙,噗嗤一声就插了进去. 林琳单脚盘在他的腰间,身体靠在机床上,嘴里不停的发出快乐的叫声.赵强猛烈撞击着,只觉得她的里面又紧又湿,突然一阵的痉挛,他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射出了一股浓浓的精液,林琳啊的一声,浑身发软,气喘吁吁,“你晚上来家里,李磊到北京出差还没回来.”她兴犹未尽. “这样不好吧,”赵强犹豫道:“我再找机会,你快先把衣服穿上.”已经快到上班时间了. 林琳嗯了一声,腻声道:“记着啊,要不我上你家也可以.”做爱后的她是显得妩媚. 赵强咬了咬她的耳朵,整理好衣服就匆匆上办公室了. 章节目录 第二章 第二章 华灯初上,赵强一进屋就看见女儿正端坐在饭桌旁.饭桌上一如往常放着三付碗筷,虽然爱妻离世一年起身来,打开橱门,一看,呆了.他的那些藏了好多年的陈年老窖都不见了. 他回头看着玉娟,她却迎着他凌厉的眼神,袅袅婷婷的走到他的身前,轻声道:“爸,你别生气,我都把它给了后巷的老陈头了.”说着抚摸他的略显憔悴的脸,柔声道:“妈去世后,你就每日里以酒浇愁,妈以前不是不让你喝吗你看看这一年来你老了许多” 赵强悲从中来,哽咽道:“可你妈你妈她不要我了,她违背了当初的诺言,一个人就这样去了.娟儿,娟儿”他刚强的方脸上有一种哀怨欲绝的神色. 玉娟瞧得心一阵阵的疼,紧紧的抱着她的父亲,两人抱头痛哭. 渐渐地﹐赵强感到玉娟的身体有些发热,他心中一荡,忙推开她,用他那双大手擦拭她的泪水,道:“别哭了,快吃饭吧.”玉娟的眼神里好像已经有了些沧桑和忧郁,这不应该是她这种年龄所应有的. 入冬的杭州夜凉如水.赵强每每从子夜里惊醒,总是感到一些寒意,尽管身上的被厚如山.往日他每一醒来,总是将手偷偷伸进妻的下体,那里有浓浓的春暖.而妻也是配合着,两人好似初恋般总是爱不够,亲不完,在被窝里辗转做爱数番,才相拥着沉睡到天明. 恍然间有一种温热包围着他,那温热熟悉之极,正是爱妻回来了,他一阵的惬意,用手拥抱,那身子曼妙无方,温软如玉,一股清香氤氤在他的周围. 他恍惚置身于一个美仑美奂的殿堂里,有一双纤纤玉手为他揉搓他那条已然暴涨的阴茎,于是他快乐看特色∶小说就来网wdexiashu.cm的哼叫起来,接着有香津暗渡,他不再感觉口渴,不由自主的伸出长舌吮吸那琼浆玉液. 赵强的心儿好似在云端飞荡,他腾身而起,用劲一插,直捣玉门关,阴牝微张,一双玉腿盘在他的腰间,身下的呻吟声和喘息声与他沉闷的喝声,交织在一起,是使他情欲暴涨.他狠狠的发泄着隐埋在心中的苦闷,疯狂的撞击着,突然他猛叫一声,重重的倒在了那已经几度昏迷的身体上.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第三章 “啊,我干的什么事啊”赵强醒时看到下体一片狼籍的女儿,不禁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叫喊. 躺在床上的玉娟一丝不挂,嘴角间还残留着一些唾沫,一头长发披散着仍掩不住那醉人的春色.她缓缓睁开眼睛,眼中爱怜无限,轻声说道:“爸,你别内疚,这是我愿意的.” 赵强哀声道:“不不,你还小,你不懂,我怎么对得起你九泉之下的妈妈.”他绝望之极,眼中一片茫然,除了死,他已别无选择. 玉娟非常清楚自己的父亲,母亲临死时他那哀伤和痛楚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海里,历久弥新,永远也挥之不去.她从后面抱住赵强,柔声道:“爸,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妻,就是你当年在未名湖边海誓山盟的柳如依.” 赵强与柳如依在北大念书时一见钟情,其间虽历经坎坷,但终携手来到美丽的杭州工作,然而天不作美,柳如依在一年前因车祸不治去世,永远的离开了他们父女. “不是的,你是我的女儿,我和你妈妈最亲的女儿”赵强泣不成声,大错已然铸成,这世界在他的眼中显得是那样的无情和苍凉. 玉娟站了起来,退了几步,叫道:“爸,我答应过妈妈,今生今世永远照顾你.如果你弃我而去,那么,爸,黄泉路上我陪你走.” 赵强望着女儿那凄苦无助的眼神,那眼神当年曾叫他肝肠寸断,生死与之. 他上前抱住她软绵绵的身体,眼泪夺眶而出,“一切的错都是爸的错,一切的罪就由爸来受.” “爸,我的爸,就让女儿来照顾你爱你陪你,永远永远.”玉娟紧紧的抱着赵强刚劲的后腰,脸上绽放着幸福的泪花.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第四章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玉娟再过半年就要高考了. 这日,是星期天,二楼的主卧里春意盎然,赵强和玉娟躺在床上缠绵做爱,赵强嘴里含着她的香舌,单手提着她的左腿,款款抽动,玉娟在他的身下婉转承欢,发出了醉人的哼嗯声.她继承了父母的所有优点,高挑身材,白皙的脸上眉如远山,高挺的鼻梁下有一张樱桃小嘴,是属于那种古典美人的类型. 赵强再次射出他的精液在玉娟无毛的阴牝里,床单上,满是他们做爱后的体液,今天他们已是连泄四五次了.赵强用手摸着她潮湿的阴阜,不知为何玉娟的下体好似停止发育一样,寸草不生,显是天生的“白虎”.当赵强用手指翻开她柔嫩的阴唇,按在颤抖的阴蒂上时,玉娟几乎昏倒了,一阵的痉挛使她忘形的挺起屁股迎接那快意的挑拨. “爸,你说我念哪间学校好最好是近一点的.那我周末就可以回来.”玉娟腻声的问着靠在床沿的赵强,“我可不想去北京.” 赵强的原意是想让她去念北大,那是他和爱妻的母校.但玉娟认为那离杭州太远,不肯去,不然北大和清华都已经寄来了提前录取通知书,但她总是固执己见,赵强也没办法. “你看着办吧,你还会听我的”赵强无奈的叹了口气. 玉娟美目凝视着他,凑上前亲了亲他的双唇,“除了这个,我都听你的,你要从后面还是前面”她故意淫笑着挑逗他,用手拨了拨赵强已经缩成一条小虫的阴茎. 赵强用力拍拍她的洁白的屁股,“爸可是筋疲力尽了,对付不了你这个小浪货.” 玉娟软软把头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抚看特色小说就来网wdexiashu.cm摸着他的胸部,“爸,要不我填浙江大学,也是全国重点.” “终究差了点吧,娟,你不要总念着爸.你应该有自己的人生.”赵强劝着她.毕竟人生没有离不开的宴席,玉娟长大了,他不能老是拖累她. 玉娟幽幽道:“我的人生不能没有你,爸,离开你,我会死的.” 赵强忙掩住她的嘴,“傻丫头,年纪轻轻的别死呀活的.”女儿越大却好像越是离不开他了,他也无计可施.只有心中祈祷她有一天能够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毕竟这种不伦的关系不能长久的拖下去. 章节目录 第五章 第五章 又是阴天,浮云的帘帏还未曾拉开.火车行过那长满茅草的山坡,渐渐的速度快了起来. 玉娟觉得那垂垂的草叶,好像她的思绪,如波,如带,纷披,凌乱. 终究还是被北大录取了,这不是她的本意.当她接到这通知书时,她知道要离开她最亲的爱人一段时间了.她回头看了看沉睡中的父亲,刚才的一场纵欲使得赵强筋疲力尽.酣睡中的他显得是那样的英俊和迷人,早在孩提时代她就迷上了自己的父亲,只不过那时的父亲专情于自己的妻子.当母亲去世时她就暗暗发誓要终生爱护父亲,而今愿望实现梦想成真. 她笑了笑,想起了昨天晚上 “爸,来洗脚吧.”玉娟招呼着父亲,赵强正在整理她的行李,往包里面塞钱.要好几个月不能见到亲亲女儿那诱人的胴体,他勉强定下自己的愁绪,坐在小凳上安享起看特色小说就来网wdexiashu.cm身来,翻转玉娟的身体,让她双手扶在书桌上,硬直的阴茎已然插入了她的后庭. 她只感到直肠内壁是又酸又痒,在经过一阵的猛插之下,自然而然的生出津液,随着阴茎的拔出而流淌出来. 赵强接着又插进她的那条长长的细缝里,看着两片阴唇包着自己的阴茎,他又是几百抽,玉娟全身俯在书桌上承载着无穷的欢乐,而书桌在两人的合力下也发出了可怜的叽叽嘎嘎声.一阵快感袭来,赵强大叫一声,倒在玉娟的裸身上,两人静静的享受着这无边的性福. 这时,一只手轻轻的从她的背后伸来捻着她的乳头,她知道父亲醒了.回头一笑,百媚横生,赵强不禁瞧得痴了.玉娟纵体入怀,温香阵阵沁入肺腑,一时间软卧里春色无边. ***    ***    ***    *** 火车站人头攒动,各式的旗帜和牌子迎风飘扬.赵强和玉娟有些儿迷糊了,这时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迎看特色小说就来网┛wdexiashu.cm了上来,手上拿着一个红色的旗子,上面写着“浙江同乡会”的字样.他热情的招呼道:“是浙江老乡吧我是北大浙江同乡会的刘志刚,欢迎新同学的到来请上这辆车.”他手指着一部大客车,上面已经坐着不少新生了. 赵强握了握他的手,自我介绍道:“我叫赵强,这是我女儿玉娟,念金融系的.”说着和玉娟坐了上去. 接着,又陆续上来几个学生.刘志刚点了一下人数,就跟司机打了个手势,那司机会意,发动汽车,不一会儿就到了北京大学中国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最高学府. 报到之后,赵强帮玉娟整理宿舍,接着在校招待所登记住下.晚饭后两人在学校里散步,北大是赵强当年的母校,周遭环境跟他二十年前没啥大变化.玉娟按捺不住心头春潮的涌动,悄声在赵强耳边道:“爸,晚上我过去你那儿.” 赵强轻轻的捏了捏她的玉臀,摇了摇头,道:“那不行,太危险了.”他担心这事被人家发现,玉娟可无法在这立足了. “我不嘛,你明天就要走了,还要那么久才能跟你做爱要不然咱们就在这怎么样”她用手指着路边的花园,那儿林木葱笼,也是个清幽之地. 赵强看了看四周,就和玉娟步入这当年他与柳如依幽会之所,在这有条长石椅,曾承载过他们许多浪漫的爱情. 玉娟掂起脚尖,小嘴就和赵强紧紧的贴在一块,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任他吸咂.而赵强的手也伸进了她的下身,那儿早已春潮泛滥,但见她凤眼迷离,一只纤手紧看特色小说就来┍网wde┖xiashu.cm托他的阴茎,一手掀起自己的长裙.赵强扒下她的内裤,噗嗤一声就插了进去.她哼哼叽叽的配合着,臀部耸动,两手从他的腋下伸出,紧抓在他的肩膀上.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急忙分开身子,幸好赵强没有卸下裤子,只是掏出家伙来,他迅速拉上裤拉链,而玉娟却只需放下裙子就可以挡住春光外泄了. 当晚,赵强正要洗澡时,听到敲门声,打开一看,却是玉娟.他忙探头望了望,玉娟噗的笑了出来,说道:“爹,现在还早呢,你忘了咱们是父女呀.” 赵强自我解嘲的笑了笑,关上门,反手一抄,把玉娟扔在床上.但见她媚眼如丝,玉腿大张,双手迎着,道:“爸,来干我吧.我好痒痒.” 赵强褪下裤子,一根黑黑的硬直的大阴茎怒张着,好似一条独角龙在张牙舞爪,玉娟装作害羞的样子,双手蒙上眼睛.赵强把她扒了个精光,白得有些晃眼的胴体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他轻轻吻着她细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在那红樱桃般可爱的小嘴上舔着. 忽而在高耸的乳房上吮咂,而他的双手也没闲着,左手捻着她的耳朵,右手是要命,在她那突起的阴阜上扣她的阴蒂,不时用中指伸进阴穴里,她发出了一阵阵的浪叫声,沙哑着嗓子:“求求你了,爸,快点上来吧,我受不了了.我好痒痒” 赵强跪在床上,将她的双腿扛在肩上,独角龙头一探,已然刺进了那层层叠叠的深洞里,开始时感到又紧又暖,接着又是一阵的麻痒,他一阵的猛抽,玉娟娇喘吁吁,香汗淋漓.要知道,现在正值盛夏,而他们又不敢打开窗户,不一会儿,两人已是全身湿透. 赵强抽出家伙,拍拍她的屁股,她就跪在床上,双手按着,紧接着后面的菊花蕾一阵阵的麻辣,原来赵强是插进了他的肛门.这洞比前面的紧,他看着自己的阴茎进进出出,猛然间他加快节奏,频率上升,玉娟在他的身下好似经历了狂风骤雨的袭击,两人累得同时软趴在床上,一时半会都不想起来了. 章节目录 第六章 第六章 “真想回家呀,人人都说游子思乡,这句话真是有道理.”玉娟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凝望着天空中飘荡的浮云. 站在她身边的一个年轻人长得一表人才,气宇轩昂,他深情的看着玉娟道:“你总是这般的看到你,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你凭良心说说,这半年中除了你我还找过别看特色小说就来网wdexiashu.cm的女孩子没有“ 玉娟微微笑了笑,道:“其实杨小君很好啊,我觉得你不应该离开她.”刘志刚和杨小君是校园里公认的最佳情侣组合,男才女貌,在玉娟来校之前已经拍拖一年多了. “我对天发誓,在认识你之前,我们已经没有感觉了,真的.”刘志刚忙解释说,“不信你去问她.我不是那种见异思迁之辈.” 玉娟淡淡的道:“很感谢你这么的看重我,不过,跟你说句实在话,我不爱你.”在她的心中,永远容不下第二个男人. 刘志刚痛苦的看着她,她那张精致的脸,在斜晖的照映下显得异常的美丽. 他摇摇头道:“难道你已经有男朋友了就算是有,你也要允许我去跟他竞争,你要给我机会.” “那倒没有,我也不想骗你,主要是咱们没有感觉.”玉娟停下脚步,“我要上去了,真的对不起.”走着走着,两人已经到了目的地了. 刘志刚默默的望着她婀娜的身姿渐渐消失在拐角处,心中一阵的绞痛,有生以来,第一次遭遇这样的失败,他此时此刻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失恋的滋味原来是那般的痛彻心扉.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第七章 “爸,想你你知道每夜我都躲在被窝里自慰,想你就压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插着我,我好痛,可我又好喜欢.你知道吗最近总是有人缠着我,要我做他的女朋友.爸,我好稀罕的你要珍惜我哦,要不然我可要跟别人走了要是你再干得我太厉害的话,哼哼,你要当心爸,好想好想你,想你宽阔的肩膀和粗壮的家伙.想那些个欲仙欲死的日日夜夜.” 玉娟常常借写信来发泄心中的苦闷,虽然赵强不肯让她在信中写下他们的隐私,但是玉娟却忍不住.不过她很聪明,从不落款.信是寄到家里的,但收信人却编了个假名,以防有人偷看或者信落到别人手上,那岂不糟糕 ***    ***    ***    *** 此刻赵强躺在床上,思绪万千.自从与女儿发生关系后,他斩断了同以前的那些相好的来往,玉娟去北京后,他一段时间内也很有些不习惯.中夜醒来,难免有些蠢蠢欲动.今天下午林琳又在暗示他老公出差,意思是要与他重温旧情,他故作糊涂,但这时静夜里面对孤光一片,却又有些后悔了.就在他细细回想往事时,叮冬叮冬的一串门铃声,他心想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来找开门一看,没想到却是他适才刚刚念及的林琳. “我刚完夜班,看你的灯还亮着,就来”林琳火辣辣的眼睛直盯着穿着睡衣的赵强,“不欢迎我进来” 赵强忙将她迎进门,她一转身,整个身子就全倒在他的怀里,浑身散发着火一般的热.赵强再也忍不住了,将她扛在肩膀上,走到卧室里,砰的一声把她扔在床上. 当赵强从她身上滚下来时,两人均是气喘吁吁.林琳咬着他的耳朵,“我晚上要在这睡.每次总是急匆匆的,咱们还真没在一块儿睡过呢.” 赵强坚决的摇了摇头,“这不行,明早人家就会发现,你最好现在就走.” “你这没良心的现在半夜三的,你不怕我被人家抢走”林琳粉拳轻捶着他的胸膛. “我陪你回去,你把衣服穿好.”赵强可不想留她过夜.林琳白了他一眼,噘噘嘴,很不高兴.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第八章 “我就要走了,玉娟.临行前,你就不能给我个明白的答复吗”已经要毕业的刘志刚面对不得不离开的校园和他这两年来一直苦苦追求的玉娟,“我知道你还没有意中人,可为什么总是拒绝我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玉娟笑着道:“如果真是有缘分的话,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祝你此行能找到个如意工作,也能找到令你满意的美婵娟.”她心中对刘志刚的深情也有些感动. “你毕业后会回杭州吧”志刚平日里一直听玉娟念着想家,“能去那找你吗” “当然欢迎了,到杭州我一定当好东道主.”玉娟绽开她那如花的笑靥,她知道志刚还没到过杭州.“我是一定要回杭州的,我离不开我爸.” 两人分手后,玉娟回到宿舍.整理一下行李,她已经订好火车票,很快就要回到父亲那火热的怀抱了. 刚下火车,就看见父亲笑着站在一辆豪华轿车边,向她招手.此时,正当炎夏,玉娟一袭洁白的连衣裙,俏生生的煞是惹眼.玉娟惊叫着:“爸,你哪来的小车什么时候学开车的我都不知道.”只一个学期,赵强就拥有了汽车和驾照,令玉娟有些疑惑. 看特色小说就来网┛wdexiashu.cm “先上车吧,哪来的那么. 时当黄昏,玉娟那张美丽的小脸靠在父亲厚实的肩膀上,眼睛望着前方. 但见车子驶过平海路,到了翠苑区,赵强把车停在一个无人的路边,玉娟嘤咛一声,两张嘴已是紧贴在一块.她身软如棉,吐息如香,他热情似火,玉杵高举. 赵强把坐椅放倒,将玉娟的裙子上翻,但见她的突起的阴阜上穿着一条绣花的内裤,已然微微湿润. 他欲火焚烧,双手颤抖着褪下,阴牝竟然白得有些晃眼.他把头凑下,舌头伸出细细舔着,舌尖轻触阴唇的周围,接着不停的往里进攻,前后进出,每当进去一次,玉娟的爱液便涌出一些.玉娟在父亲的舌下不停的喘息着、呻吟着,浑身一阵阵的酥麻,双手也不自觉的在自己的乳房上搓揉. 赵强脱下内裤拿出那根烧红的铁棒,猛的掼入她的玉房,持续不停的插着,冲刺,偶尔就插在里面左右移动,碰撞阴唇,兼夹着与阴道摩擦,玉娟的爱液在前后进出中不停的涌出,感觉就像要爆炸了似的. 突然间,一种触电的感觉布满全身,她发出了沉闷已久的浪叫,双腿一夹,粉臀上拱,一股阴精喷薄而出,那份湿热与赵强的阴茎相遇,赵强登时一阵快感频频,猛然加劲,车厢里顿时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撞击声. 章节目录 第九章 第九章 自从赵强当上了厂长之后,家中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不少.要问他如何当上厂长的,还得从他旺盛的性能力谈起. 那天晚上,他从涌金路林琳的家里出来,刚刚在她的黑黑大大的阴户里泄出了积累多日的炮弹后,只觉得一阵的清爽.他兴致勃勃的走着回家,突然听到旁边一条小巷里传来一道沉闷的叫喊声.他就着昏黄的路灯一看,却是有两个男人正按着一个打扮入时的少妇,那少妇鬓发凌乱,裙子已被半拉下来,赵强大喊一声道:“给我住手”冲上前去,三两下那两个家伙已是被他打倒在地. 他扭住他们就要往派出所,但听得那少妇道:“这位大哥,你放了他们吧,我一个人在这很是害怕.” 那两人也是哀求着,“大哥,就放了我们吧,下次再也不敢了.” 赵强两手一松,那两家伙急忙跑得不见人影了. 赵强关心道:“这位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看特色小说就来网wdexiashum  那少妇脸颊晕红,羞着道:“没事,谢谢大哥了,你能送我回家吗” 赵强忙说那行那行. 那少妇住的却不甚远,就在临近的一小区.她的家中摆设虽不豪华,却有一种文雅之气.显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那少妇倒了一杯茶给他,道:“我叫邵秋影,还没请教恩公的大名.”这邵秋影到了自己的家中,显得娴雅有致,有说有笑了. 赵强忙摇了摇手,道:“哪叫什么恩公,不敢当呀.我叫赵强,也在这附近住,咱离得不远.”邵秋影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却原来她的丈夫在国外,她现在是留守女士.刚才她是去父亲家里,没想到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劫匪,既要劫财又要劫色. 两人海阔天空的聊着,不觉间越坐越近. 邵秋影的眼中秋波流转,百媚横生. 一个是枯守空闺的美少妇,一个是龙精虎猛的壮汉子,登时如干柴烈火般的凑在一块儿了.此时的赵强做爱技术娴熟无比,让邵秋影从一个浪尖跌下又从一个浪里冲上,她从来不知道这做爱是如此的有趣,只觉得以前的那些日子是白活了. 赵强眼瞅着一个秀丽文雅的少妇在自己的身下辗转呻吟,变成了一个浪荡的淫妇,是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精神百倍的变换姿势,直到黎明将近,两人才筋疲力尽的倒在沙发上. 过了一个月后,他被任命为厂长的那天晚上,他才知道原来工业局的邵青海局长就是邵秋影的父亲. 全文完